-九泽天

蜂蜜百香果 作者:作者:九泽天

-九泽天

      第一章 相遇
    受对自己的性别有认知障碍!介于男性女性之间!不能接受的尽早叉掉,感谢~
    漫展接近尾声的时候贺汀在会场里巡视,游客已经离开,工人开始将会场恢复原来的样子,剩下的工作人员也陆陆续续结束工作。
    呼。又完成一个工作。贺汀舒心地想,今天还不错。
    他正好走到卫生间,看到男厕所门口放着正在清洁 暂停使用标识,皱了皱眉。
    按规定保洁人员应该在闭馆时间后打扫卫生间的,怎么
    他心中有疑,按下门把手,推开了门。
    洗手台前只有一个在卸妆的女人?
    贺汀马上退出去看了眼门上大大的男,才又踏了进来。
    洗手台前的人还没反应过来,手中的夹子还夹着刚刚取下来的假睫毛。
    贺汀大脑飞速运转,标识应该是那个人放的,这是男厕所,今天是漫展来了很多coser那洗手台前的人应该是个男性。
    先生?贺汀拿出标准式笑容对着他。
    那个人好像被吓到了,僵在那里不知所措。
    先生您好,门口的标识是您放的吧,您这样会导致其他人无法使用卫生间
    对不起,我马上离开。他看起来很慌张,打断了贺汀的话,开始匆匆忙忙地收拾化妆包。
    我们专门为工作人员准备了化妆室,如果您不知道路,我可以带您去。
    化妆室他肯定在的吧。要是自己不男不女的样子被他看见,肯定会被他讨厌的。他的手指绞着裙子。
    贺汀看他不回话,似有难言之隐。
    不然,您可以去我的办公室,那里也有镜子和洗手池。贺汀的声音很温柔。
    那个人的眼神带着防备,贺汀马上向他出示了自己的工作证。
    我是这个场馆的负责人,我叫贺汀。
    这下那个人才相信了他,拿着自己的东西走到了贺汀面前。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他的声音也是细细的。
    他今天cos的女性看起来是非常成熟的一个角色,红棕色的波浪大卷,修身的红色长裙和黑色长风衣,颈间繁杂花纹的蕾丝choker堪堪遮住了他的喉结。
    这个人扮女性还挺好看的。贺汀想到。
    贺汀让身,示意他先走,自己在后面把标识收好,检查了一下才离开。
    贺汀带着他去了自己在会场里的临时办公室。
    那个人想了想:可不可以请你,帮我把放在更衣室的衣服拿过来?在男更衣室。他不想卸妆的时候有人看着他。
    当然可以,女更衣室我也进不去不是吗?贺汀和他开玩笑,觉得他的脸有些红。
    您的包有什么特征吗?贺汀问道。
    是个纸袋子,上面贴了我的名字,胡箫。古月胡,竹肃箫。
    好的,我这就去。说完贺汀就离开了。
    胡箫松了口气,关上门快速卸妆,心思却随着刚才的人飘走了。
    这个工作人员对他彬彬有礼,没有怪异的眼神,也没有歧视他,至少语气上没有。在胡箫心里觉得他是个好人。
    贺汀去到更衣室,里面还有几个人。
    打扰了。
    几个人看见贺汀的工作牌,朝他点了点头,便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
    哎,钟神,一会聚餐你去吗?
    去啊,今天好不容易这么多人都在。
    什么这么多人,不就是今天潇潇好不容易来一次嘛,你说是不是因为她?
    别瞎说,我本来就说要去的,潇潇是为了替花瑶才来的。
    咦~几个人起哄,被围在中间的男生也不恼。
    贺汀走进去找袋子,却发现有饮料洒在了胡箫的袋子上。上面贴了便利贴,说明了事情,留了电话。
    贺汀皱了皱眉,用纸巾擦干了袋子才带走。
    各位辛苦了。贺汀离开的时候欠了欠身,关上了门。
    回到办公室,贺汀敲了敲门:胡先生。
    胡箫打开门的瞬间,贺汀愣了一下。
    胡箫把cos时的浓妆艳抹卸掉,化了一个淡妆。他的眼睛是长长的,眼尾向上挑,很是勾人。鼻梁又高又直,不会让他显得太女气。那是介于男生与女生之间的一张脸,是模糊性别的美,贺汀一时间缓不过神。
    但贺汀出于职业素养还是很快回过神来:抱歉,胡先生,有饮料不小心洒在您的衣服上了。
    胡箫接过纸袋子,看着上面的便利贴觉得大事不妙。
    他打开袋子,看到他聚会时准备穿的裙子和他来时穿的常服都有一块大大的污渍。
    今天的聚会无论如何也去不了了,而且就算不去聚会,他这样也没办法回家啊。一瞬间胡箫感到绝望。
    贺汀看他脸色不虞,以为是对他们的工作心有不满,连忙说道:胡先生,我们可以帮您清洗干净,或者赔偿您一件。后半句是他私心。
    胡箫摆摆手,明明也不是工作人员的错,他只是在烦恼怎么回家,几块污渍都恰好在最显眼的位置,他不喜欢出门时穿着不得体。
    胡先生,如果您不介意,我可以把外套借给你。贺汀指了指挂在衣架上的夹克。
    胡箫不想穿的,因为贺汀的夹克和自己的裙子不配。
    可胡箫没有办法,他换上自己的衣服,又罩上贺汀的夹克。有点大,毕竟比他高了半个头。
    胡箫照了照镜子,放弃了挤公共交通的念头。不好看,还是不要往人多的地方去了。
    他走的时候要了张贺汀的名片。
    谢谢你的衣服,我会洗干净还给你的。
    贺汀笑了笑,还在因为刚才的事感到抱歉,直到他把胡箫送上了计程车,两个人之间的客套才算停止。
    胡箫先去还了衣服,在车上告诉他们自己不能去参加聚会了。
    胡箫回到家整个人都泄了劲,换上家居服往床上一躺,实在不想动了。
    他拿着名片看了许久。贺汀,E+空间的主理人,名字挺好听的,人也很有教养的样子,给人感觉很舒服。
    胡箫已经很少碰到这样对他的人了。
    他刚感叹完,把名片放到一边,拿起手机看见有人找他。
    是钟辰。时下正火的coser。
    他一时紧张起来。
    胡箫就是因为他才进入cos圈的。为什么?为了爱情。
    为了胡箫自以为的爱情。
    是的,他喜欢钟辰。
    但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喜欢,因为颜值还是因为别的,他也不清楚。就是喜欢了,然后入圈。
    胡箫因为优异的外貌条件,和丰富的化妆技巧,进入圈子没多久后就小有名气,钟辰自然也注意得到。尽管胡箫参加活动的次数并不多,见到钟辰的次数少之又少,两个人还是有了彼此的联系方式。尽管胡箫因此心里感到兴奋,可他也不敢靠的太近。
    因为钟辰喜欢女生。
    胡箫没有那个信心说站在钟辰面前就能改变他的性取向,更何况自己还有怪癖。他觉得只要这样就足够好了。
    所以到目前为止,钟辰也只在coser聚会上和他见过几面,距离远到分不出胡箫是男是女,微信上聊得多一些,但是胡箫对他的甜言蜜语也不敢有太多回应。他太矛盾了。
    辰:潇潇你怎么没来聚会?我找了你好久都没找到。
    潇潇:我今天不太舒服,就没有去。我在群里和大家说了声,你可能没看见。你们玩的还开心吧:D
    辰:那么大个群人太多了我都不想看。你不在我都想溜了,没什么意思。我今天就想见你来着。
    辰:要不你给我个地址,我去看看你?
    胡箫皱了皱眉,只回到:我和别人合租,可能不太方便带外人进来。
    之后钟辰再也没有回他。
    胡箫把手机扔在一边,爬起来卸妆,然后坐在电脑前发呆。
    第二章 朋友
    贺汀今天心情好得不得了,工作顺利得很,应该能轻松几天,他和胡箫的第二次见面已经约好时间了。
    其实贺汀也不知道他怎么就这么想多见一见胡箫。他交过的男朋友性格长相与胡箫很不一样,虽然贺汀没有固定喜好,但他也没想过自己会对胡箫这个类型的人有感觉。
    贺汀在这方面很开放,他认为一个人有什么样的爱好都无所谓,贺汀会尝试着去接受这些人,相处得来就处,实在接受不了也不会对人家有偏见,只当自己见识短浅,一笑而过。胡箫嘛女装真的挺好看的。
    周五下午两人约在了贺汀工作地对面的咖啡厅。
    胡箫看着镜子舒了口气,开始为出门做准备。他化了个清清爽爽的妆,穿了长袖连衣裙,喷了他最喜欢的香水。他对着镜子照了好一会,心情很好。
    胡箫为了自己打扮,也想获得别人的赞赏。能接受他的人不多,所以他格外在乎贺汀对他的印象。
    出门前他照了一下镜子,一股烦闷的情绪向他涌来,这已经成为常态,仿佛打开门就要面对一个会把他伤害得鲜血淋漓的世界。他突然想到贺汀上次会不会是出于工作原因,其实他根本不喜欢穿女装的男人,今天贺汀会不会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
    胡箫有种想躲回房间的冲动,抬眼看了表,发现时间不早了,一咬牙拎着包就出门了。
    厌恶就厌恶吧,大不了以后不联系了。胡箫潇洒地想,再不行,再不行就
    少接触外人好了。
    胡箫到的时候,贺汀正在工作。
    像是两个人心有灵犀,胡箫朝贺汀走过去的时候他正好抬头。
    这里。贺汀抬手示意,附带一个温暖的微笑。
    胡箫落座后贺汀合上笔记本,叫来了服务员。
    一杯果汁,谢谢。
    胡箫看起来有些紧张,他甚至不敢抬头看贺汀一眼。
    我很吓人吗?贺汀把桌上的果汁推到贺汀面前。
    啊,这是还你的衣服,洗干净了的。胡箫把袋子递过去。贺汀接过,眼神始终没离开胡箫一秒。
    贺汀一时没说话,两个人之间的沉默气氛有些尴尬。
    那个胡箫咬着吸管,试图找到一个能聊的话题,你不用在那里上班吗?
    胡箫指了指对面咖啡厅对面的E+空间。
    这几天没活动,我们也比较清闲,有人在那边看着就好。我们觉得这里环境不错,也经常会来这里办公。
    所以你们的工作就是承接活动吗?胡箫对他的职业有些好奇。
    也可以这么说。这栋建筑是东华产业的地产,空间的诞生是为了满足市场上较为缺失的线下沉浸式体验活动,虽然很多项目线上的方向已经做得很成功了,但是却忽略了线下部分,消费者虽然觉得线上流程方便,但线下的体验感是万万不能忽视的,我们空间强调的就是线下部分,目前我们空间这个项目还处于实验性阶段,现在主要是承接一些展览、秀之类的活动,之后等市场成熟一些,我们会考虑转型。我们
    贺汀讲得有点投入,看见胡箫懵懵懂懂的表情突然停了下来。
    抱歉,职业病犯了,把你当成我们客户了。
    胡箫摆摆手:我之前没有了解过这方面,第一次听,感觉还挺有趣的。这应该是个很有潜力的方向,未来一定会大有发展的。
    他掏出一个酒红色的小本。
    介意我记下来吗?我想多搜集一些素材。
    贺汀表示不介意:还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上次见你coser是你的职业吗?
    胡箫写字的手顿了顿,他摇摇头:不是,上次是我临时去帮忙我现在不太参加那些活动了。我是个画画的,画漫画。
    胡箫没有看不起自己的职业,但也没觉得漫画家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尤其是在贺汀这样的成熟男人面前。
    但是贺汀不这么想:漫画家?那你很厉害吧,应该怎么叫来着大大,对,大大是吧。
    胡箫没忍住,笑出声来,看着面前西装革履的人并不太熟练地使用这个词,有种莫名的可爱。贺汀最近猛补的知识也就够他发挥到这个程度了,不过胡箫看起来没那么紧张了,这就够了。
    不不不,我是小透明。胡箫继续和他开玩笑。
    气氛比刚开始的时候缓和了许多,两个人的共同话题也渐渐多了起来。
    蛋黄一样的太阳一点点的从云朵中滑落,天色有些暗了。
    和你聊天很开心,感觉和你什么都能聊起来,你知道的事情好多啊。
    贺汀笑了笑:感谢我这份工作。每次活动前都要先恶补一下相关知识,久而久之好像什么都懂一点,但是再聊深了就露怯了。
    胡箫知道贺汀在自谦,他看着贺汀自信地侃侃而谈的样子,心里生出几分羡慕。
    你看起来很开心。 他注意到今天下午贺汀嘴角从没有放下来过。
    咖啡很好喝,聊天很愉快,美人坐在对面,明天轮休,哪一件事不值得我开心呢?
    被夸赞的胡箫抿着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很会说话。
    是真心话,不是在敷衍你。
    胡箫抬头,撞进贺汀眼眸,看见他认真的神情。
    所以胡箫打着胆子问出了他很想问的话,你真的能接受像我这样的人吗?不会反感吗?
    贺汀的表情有些疑惑:为什么不能接受?你这样的人我们不一样吗?
    胡箫拽了拽自己身上的裙子,还不等他开口,就听见贺汀说:我认为,世界上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长相,性格,爱好各不相同。我们不能强求他人和自己一样,不然这个世界会了无生趣。所以我会尝试去接受、理解不同的人,但是就算我无法认同,我也会去尊重他们,只要他们不会做出危害社会、危害他人的事。
    每一个生命都值得被尊重。
    胡箫心想,这是一个心胸多么宽阔的人啊,包容,接纳,尊重每一个人,尊重这个世界的多样性。一股暖流涌上胡箫心头。
    如果所有人都能这么想就好了。胡箫喃喃。
    贺汀给了他一个温暖的笑容:其实你不用太在乎别人的眼光。如果你喜欢,你就大胆去做,不要太在乎别人对你的评价,你只是在过自己的生活。没有人会被所有人认可,做自己就好,自信会让你变得更美。
    胡箫呼吸一滞: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别人和我说这些。
    这样好的人,真是难遇啊,怎么就被他碰到了。
    以后会听到更多人和你这么说的。
    谢谢你。胡箫笑起来特别好看。
    不客气,朋友,是我应该做的。贺汀冲他眨了眨眼。
    朋友?胡箫的语气中带着点惊讶。
    怎么,不愿意和我交朋友吗?
    胡箫连忙摆手。朋友这个词对他来说太陌生了,他努力回想了一下
    贺汀是第一个愿意和他做朋友的人。
    怎么,不愿意和我交朋友吗?
    愿意的。谢谢你。
    贺汀结了帐:怎么样,新朋友,要不要一起吃晚饭?
    这是一个让人很难拒绝的邀请。他有朋友了,外出吃饭的时候也不再是一个人了。
    恋耽美

-九泽天

- 御宅文 https://www.yuzha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