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泽天(4)

蜂蜜百香果 作者:作者:九泽天

-九泽天(4)

      贺汀按照胡箫给的门禁密码打开了门,进了胡箫家,当他推开胡箫卧室的门时,看到的正是胡箫双眼泛红的样子。
    很疼吗?贺汀拿了张纸给胡箫擦滑下来的眼泪。
    胡箫摇摇头:你来的好快呀,没超速吧。胡箫看见贺汀心里就安心许多,还和贺汀开了个玩笑。
    贺汀的脸色可不太好看,他拿起胡箫床头上的袜子给他穿好,小心翼翼地把他挪到床边,给他穿好拖鞋后,费了好大劲才让胡箫在不弯腰的情况下站起来。
    胡箫心想还好昨晚怕凉着腰,穿了长袖长裤的睡衣,这要是穿了睡裙,他可能真的没脸见贺汀了。
    呼,总算站起来了。胡箫挪动了几步,发现走路问题不太大。
    现在去医院吧。贺汀扶着他。
    我想先去趟卫生间。
    用用我帮你吗?贺汀问他。
    胡箫愣了一下,连忙摆手:这个我还是没问题的。
    胡箫从卫生间出来,找了件长开衫穿上,贺汀就扶着他出门了。
    两个人坐电梯下楼,本想着不用艰难地下楼了,但没想到电梯每次启动停下的时候胡箫的腰都会有很大的反应。他咬着牙皱着眉,手撑着栏杆。
    贺汀听着胡箫很重的呼吸音十分心疼:不应该坐电梯的,不然我背着你走楼梯吧。
    胡箫看着电梯上显示的10,摇了摇头:没事,很快就到了。
    还好之后电梯一路下到了一楼,胡箫站在门口等着贺汀把车开过来。
    胡箫艰难地躺在后座上,蜷着腿,一手扶着自己的腰。
    我来的路上问了一下我一个当医生的朋友,你这种情况在医院要看正骨科,但是正骨科周末都会休息,所以朋友推荐了一家针灸的地方,说效果还不错。
    胡箫一听,打了一哆嗦。他最怕针了,尖尖的,细细的,但扎在身上特别疼,小时候为了不打针在医院里毫无形象地哭闹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或许是心里的恐惧作祟,把这种疼痛的感觉放大了一百倍,即使胡箫知道可能针灸并不会有多疼,但他还是不想做这方面的尝试。
    除了针灸就没有别的方法了吗?胡箫的语气里充满抗拒。
    贺汀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我朋友也给我推荐了一个正骨的地方,就是有点远,针灸近一些,那里的老板是我这个朋友的同学。
    可我不想扎针。胡箫撇着嘴,声音里染着哭腔,他突然觉得很委屈,但是为了不想在贺汀面前出丑,他只能掐着自己的手,让自己显得尽量正常一点。
    好,我们去正骨,不去扎针。贺汀的语气像是在哄闹脾气的小朋友。他知道胡箫现在很难受,情绪也不会太好,他只能尽量安抚。
    你要是冷就和我说,我把暖风调大一点。
    胡箫点点头,想着贺汀看不见,就说了声好。
    乖乖的小朋友会很讨人喜欢,尤其是讨贺汀的喜欢。
    你今天还在上班啊?胡箫看贺汀穿得很正式。
    今天我们那里有活动,我在那盯一下。贺汀提了提速。
    那我是不是耽误你工作了。胡箫吸了吸鼻子,我就是不知道该找谁了。
    贺汀把暖风调高:没事的,他们在那边就够了。本来我今天也不上班,只是早上去那里看了一眼。
    还是麻烦你了。
    我们之间不说这个。贺汀往后看了一眼,给了他一个微笑,你先睡一会吧,刚才忘了后面的小毯子,你自己盖一下吧。
    胡箫听话,把自己裹得暖暖和和的,眯了一会。
    到了地方,贺汀扶着胡箫下车,发现被推荐的地方来看病的人还挺多,贺汀要了个号,胡箫坐不下去,两人就站在大厅里。
    你说,他会不会给我正瘫痪了?胡箫的悲观主义作祟。
    别瞎想,我朋友说你这情况不是很严重。
    胡箫看着周围许多大爷大妈,感叹到:年纪轻轻的我的腰就不好了。
    那你可以多锻炼锻炼。
    胡箫不接话,他的生活可以用一个宅字来形容,出去跑一趟身体都受不了,更不要提什么锻炼了,说白了就是懒。
    轮到胡箫,贺汀扶着他进去。正骨的是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让胡箫坐在治疗床上,询问了胡箫的情况,让他脱了外套,摸了摸他的腰。
    男生啊。医生看他这么长的头发有点惊讶。
    胡箫手抠着床沿低低应了一声。
    头发扎一下吧,影响治疗。医生也没有多说别的。
    胡箫松了口气,摸摸身上,找到了一个藏在毛衫兜里的皮筋。
    可是他不敢抬手扎头发,把皮筋递给了贺汀。
    贺汀拿着皮筋仿佛有千斤重,这真的触及到他的知识盲区了。
    我不太会,你将就一下。
    贺汀按医生的意见,把头发都拢到头顶,转了几圈拿皮筋绑好。
    紧吗?
    胡箫说不紧,但估计挺不好看的。
    医生让他躺下:你这个身高的男生体重这么低,我还得收着点劲。
    然后在贺汀的注视下胡箫被医生咔咔咔搬了几下,医生又让他坐起来让助手帮忙按住胡箫的腿,左右两边一扭,就听医生说好了。
    ?
    贺汀就看着胡箫站起来,走到他面前。
    你活动一下,看看还有啥问题没。没问题交钱去吧。医生挥挥手。
    贺汀跟着胡箫出去,问道:真没事了?
    胡箫扭了几下,笑得特别开心。
    行了,还是要注意点,我现在送你回家。
    坐上车,胡箫拉下遮光镜,打开小镜子,散开了头发。
    唉,我从大学起就没这么素颜出过门了。胡箫一边照镜子一边感叹。
    素颜的时候可以看见胡箫的两颊上有淡淡的雀斑,让他略显凌厉的五官多了一丝柔和。
    素颜也好看。贺汀觉得胡箫素颜时中性的长相更偏男孩子一点。
    不用安慰我了。而且我什么时候穿成这样出过门,真是胡箫叹了口气,看看自己的睡衣拖鞋,刚才太紧张,根本顾不上自己什么样。
    生病了就不要想这么多了,你要相信的颜值是撑得起这样的打扮。贺汀这会也放心了,和他说笑起来。
    谢谢你,让你这么麻烦跑一趟。胡箫歪头笑着看贺汀。
    贺汀被他的笑晃得有些晕,他调整了一下情绪,嘱咐胡箫:你以后可不要再这么睡了。也不要坐太久,要经常起来走动,也要多运动一下增强腰部力量才不会经常腰疼。
    知道了。胡箫低着头,我妈都没你这么唠叨。
    我年纪大了,还不让啰嗦了。贺汀自嘲。
    贺汀把胡箫送到家门口:中午吃点好的,有什么事再打我电话,我先回去上班了。
    胡箫点点头:回头请你吃饭。
    胡箫奢侈了一把,给自己点了一份昂贵的,外卖。顺便因为生病的原因在网上告假,停更一天,一半粉丝哀嚎,一半粉丝劝他好好休息。
    他一边吃饭,一边玩手机,随手打开了他们的群聊。
    最终他还是带着点炫耀的心情讲了贺汀和他之间发生的事情。他发完消息,立马有人跳出来说他是遇到了什么神仙。
    【你们在一起了吗?】
    胡箫说他们还只是朋友。群里人嫌他浪费资源。
    【不如给我们介绍一下,反正没成呢,大家公平竞争哈】
    胡箫心里说才不呢,贺汀这么好的人,这么好的人
    应该不会喜欢自己吧。可能就是在路上遇到了迷路的小猫,给点水喂点肉的那种好吧,很多人都会照顾流浪猫,但带回家的人却少之又少。
    这时又有群里的人跳出来让胡箫注意保护自己。
    【我之前和你们说过的吧,我遇上的那个人。】
    胡箫想起来了,当时也是他在群里说遇到了一个对他多好的人,宠着他护着他,最后哄到床上把他折腾个半死,第二天一早就跑了。
    就是有人猎奇,非要体验一把和异装癖恋爱上床的感觉,从头到尾半分真心也没给过。
    贺汀不会那样的人呢,胡箫心想,可他好像说过,自己是他认识的第一个有这种爱好的人。
    所以
    胡箫想不明白,看着面前的外卖也不香了。他正准备退出群聊,又有人问他那他是不是不要和Z好了。
    Z就是钟辰。
    提起钟辰他更来气,自从他把钟辰拉黑后钟辰就想着法地通过各种方式联系胡箫,和他道歉,但是胡箫这段时间太忙了,他准备等这段时间过去了,彻底和他说开,再纠缠也没什么意义了,他要放下这段本就不真实的感情。
    心里更烦了,胡箫把外卖放在一边上床补觉去了。
    第七章 展览
    两个人有几天没见面。
    胡箫的漫画联系好了出版社后本以为自己能清闲一段时间,没想到出版社审查后又让他对一些地方做修改。这几天他一直闷在家里改稿子,天阴沉沉的,被这些事一搅,心情也不是很愉快。
    手机叮咚响了一声,胡箫以为是出版社的负责人催稿,没想到是贺汀。
    【来看展吗?青年先锋画家作品展。】
    【这个展后天截止,有时间可以来逛逛。】
    胡箫看看画稿,又看了看家里的表,只是回消息说有时间会去的。
    但他画了没几笔就赌气似的把笔放在一边,看着好不容易放晴的天气,决定还是出门散散心。
    拖稿嘛,一回生两回熟,只要脸皮够厚,ddl就是自己做主。
    他细心打扮了一番,挑了件毛衣裙配着贝雷帽,外面穿了件棕色的呢子大衣,这是他在这个季节很喜欢的装束。
    他总是想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给贺汀看。
    这也是为什么他决定出门的原因。几天不见,他有点想贺汀了。
    只有一点点想。
    他想着今天是工作日,他的团队应该都上着班,所以他打车过去后先去对面的咖啡馆买了果汁和咖啡,两手拎得满满的才去找贺汀。
    贺汀收到他要来的消息后就一直站在门口等,看见胡箫的时候笑容在脸上荡开:你每次都让我眼前一亮。
    胡箫抿抿嘴。
    贺汀结接过了他手里的袋子:怎么买这么多?
    胡箫搓搓被勒红的手:按照你们的人数买的,不知道大家喜欢喝什么,就都买了一些。
    让你破费了。贺汀没说要给胡箫转钱,他要欠着胡箫,下次才有机会约他出来。
    贺汀一手掂着饮料,一手摘下自己的工牌给胡箫戴上。胡箫过了门口的闸机才明白什么意思。
    请你看展。贺汀声音低沉,笑起来也好听。
    在一层值班的是张南和翟远,贺汀看见他们走过来,尤其是张南,有点头疼。
    姐姐来了,是来看我的吗?张南倾身,和胡箫离得特别近。
    胡箫不太习惯这样的距离,抿着嘴,拢了拢颈前的围巾。
    给你们买的喝的,喜欢什么就拿,小陈你一会给他们拿到楼上去。贺汀伸出胳膊横在两人中间。
    哇!姐姐好贴心啊!张南拿了杯拿铁,笑得开心,我真的是要困死啦,还好有姐姐的咖啡救命。
    胡箫被他的甜言蜜语逗得笑弯了眼:不知道你们想喝什么,就都买了一些,能有对你胃口的就很好。
    我
    那我正好带姐姐逛一逛吧。
    贺汀满脸无奈地看着请来的人被截胡,恰巧老板给他打了电话。
    我还有点事要处理一下,你可以跟着张南逛逛,好吗?
    贺汀太高了,以至于和胡箫说话的时候会有一点弓身。下次可以穿一双带点跟的鞋,胡箫想到。
    贺汀见他跑神,又问了一遍。胡箫听见响个不停的手机铃声,慌忙点了点头。
    贺汀露出一个抱歉的微笑,转身离开接了电话。
    胡箫没有来的路上那么开心了,嘴角的笑容也淡了下去,虽然他知道贺汀要工作,但还是没理由地想和贺汀多待一会,和贺汀在一起才能放松,剩下的时间他要伪装自己,面对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张南没有察觉,只是拉着胡箫逛展,张南给他做简单讲解的时候胡箫又跑神了。他觉得张南认真起来的样子和贺汀有些像,但是贺汀更迷人。
    先锋画家的画对胡箫来说还是有些理解难度的,胡箫走得有点累了,挑了个人少的休息区坐着。
    贺汀你们老大要忙到什么时候啊?
    不好说。张南看看表,现在快到他今天下班的时候了,不过我们老板找他谈事情一般都需要蛮久的。
    这样。胡箫垂下头,想着如果贺汀忙的话自己是不是应该先走,他怕留在这里时间长了会显得尴尬。
    张南以为胡箫是生气了:那个,我可以上去和老大说一声
    没事。胡箫站起身,想着还是不要打扰他。
    张南欲言又止:姐姐,你是不是,喜欢我们老大啊
    张楠说这句话的声音特别小,胡箫没听清,嗯?了一声。
    我们老大吧喜欢男的,所以张南搓着工作牌,所以姐姐,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
    张南觉得自己话说重了,想解释一下,没想到胡箫说他们只是朋友。
    那这样的话
    那姐姐喜欢女生嘛,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抱歉,我
    张南看到胡箫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就明白了。
    那就当也多交我一个朋友吧,这样可以吗?张南被拒绝也仍旧落落大方。
    当然可以。胡箫揪着围巾的流苏笑了笑。
    正巧这一幕被下楼的贺汀看到,心里吃了一顿根本犯不着的醋,也不知道今天下午张南这个小姑娘看了贺汀多少好看的笑容。
    在聊什么?这么开心?
    贺汀走过去,两个人吓了一跳。
    老大,我也是姐姐的朋友了呦,咱俩地位平等。
    贺汀只是简单地应了声,胡箫没从他的脸上看到任何表情。
    说不失落是假的,胡箫多希望贺汀能反驳张南一句或者开玩笑说点别的什么的,但他仔细想想,明明是自己没有资格也没有立场,为什么要莫名其妙地埋怨人家。一想到这里,那种疼痛的感觉从心口蔓延,随着血液延伸到身体各处,插在口袋里的手紧紧地攥起了拳头。
    胡箫不知道的是,贺汀没表情就是不高兴了,他何尝不想在胡箫心里的地位稍微特殊一点,他想要一个与众不同的位置,可是自己还没表白。
    胡箫会喜欢自己吗?贺汀不禁想到。
    贺汀先回过神,问胡箫要不要一起吃晚饭。
    胡箫点了点头。
    张南撇撇嘴,她今天下班时间晚,只能回去继续工作。
    贺汀对这片比较熟,带着胡箫去了一家自己常去的日式拉面店。
    张南工作的时候有你的风格,不愧是你带出来的人。
    恋耽美

-九泽天(4)

- 御宅文 https://www.yuzha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