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泽天(7)

蜂蜜百香果 作者:作者:九泽天

-九泽天(7)

      虽然摆饰看上去十分精致,但一群吃货显然对零食更感兴趣。
    贺汀慰问完这群可怜的留守在工作岗位的儿童,心满意足地开车去找胡箫了。
    此时胡箫趴在书桌前画着圣诞贺图。
    他一早醒过来看到贺汀留给他的字条,简单说了一下他的行程,还说下午就会过来。
    胡箫看着贺汀刚健的笔迹傻笑了好久,自己把昨天的披萨热了热,对付着吃了早饭和午饭。
    他趴在书桌前画画,心情好到开始哼歌,以至于贺汀来的时候,胡箫嘴角还带着笑。
    这么快?我以为要到晚饭你才来。
    我现在不来你晚饭吃什么。贺汀无奈,指了指他手上拎的大袋子,我起床看了一下,餐厅实在订不到位置,所以只能委屈你吃我做的菜了。
    胡箫其实更喜欢在家里,毕竟出门后不可预料的事情太多了。
    我在画画,等我忙完我去帮你。
    没事,你忙。贺汀吻了一下胡箫的脸颊,厨房的事我来就好。
    胡箫有点不好意思,踩着拖鞋嗒嗒嗒回去画画了。
    贺汀进了厨房先给胡箫切了碗水果,放在客厅的书桌前。
    冬日的阳光不像夏日般强烈,胡箫就坐在窗前画画,阳光在桌子上铺散开来,映得胡箫有些不真实。
    贺汀看了胡箫好一会才回厨房。
    胡箫发完微博的时候已经闻到厨房飘来的香气了。他顾不得看粉丝的评论,直接钻进了厨房。
    他看到贺汀在煎牛排,忍不住凑上去闻了闻:好香。
    没有厨师不喜欢听到别人夸奖食物美妙的香气,贺汀也不例外。
    别急,还要一个小时呢。
    啊,怎么这么久?牛排不是煎好了嘛?胡箫摇了摇贺汀的胳膊,像个急待投食的崽。
    今天做惠灵顿牛排。我在国外吃到过的很好吃的牛排,也想让你尝尝,不知道能不能做出来那个味道。
    第一次做嘛?我是你的实验品呀。胡箫佯装生气。
    你是第一个值得让我做这道菜的人。贺汀贴在胡箫耳边,呼出的气打在他耳框。
    惠灵顿牛排好吃,但同样程序多,做法也复杂,他一个人的时候也不愿意这么大费周章,之前也没有谁能让他想给对方做这么麻烦的一道菜的,胡箫是第一个。
    好像只要是为了胡箫,他什么都愿意做。
    胡箫脸都红了,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那我,我给你打下手吧,能快一点。
    贺汀点点头。胡箫在贺汀的指示下做了菌菇酱,两个人做起来的确能快一些。
    胡箫眼看着贺汀把它们放进烤箱,设定好30分钟的时长,内心不由得一阵欢呼雀跃。
    总算快能吃到嘴里了。
    你这烤箱可是够新的。
    胡箫心虚地看向别处。厨房的一整套厨具都是房东在他搬进来之前新换的。胡箫是一个连火都不想开的人,更别提烤箱这种进阶用具了。
    你以后教我做饭吧。胡箫看着贺汀在厨房忙碌的身影,脑海中不自觉地就冒出了这个念头。
    贺汀欣然答应。
    等待的时间贺汀本想和胡箫聊聊天,但胡箫突然说想画贺汀。
    贺汀第一次受到这种待遇,于是僵着背坐在沙发上,除了开口说话,身上其他地方一动也不敢动。
    发你了。
    紧接着贺汀就听到手机收到消息的提示音。他打开后发现胡箫画得很好,画上的脸和自己有百分之九十相似,但是身子
    这好像不是我刚才的姿势吧。贺汀指着那个画中的人。
    啊,忘和你说了,我一般给人画画的话着重是脸的部分,身体什么的都是我自由发挥。胡箫一本正经地说着假话,到最后自己都忍不住笑起来。
    贺汀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被耍了,手机往沙发上一扔,掐着胡箫的腰把他放倒在沙发上挠痒痒。胡箫受不住,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连忙求饶。
    贺汀才不会轻易放过他,直到胡箫被折腾得有些脱力,小腹随着呼吸起伏得厉害,贺汀才停下手,两人额头相抵。
    箫箫怎么这么坏啊。话里听不出贺汀丝毫的责怪语气,反倒是宠得很。
    他轻轻地咬了一下胡箫饱满的下嘴唇,而后又落下一个吻。动作反反复复,贺汀的呼吸加重。胡箫有些不知所措,扶在贺汀胳膊上的手不禁用力。
    滴
    牛排烤好了。
    第十二章 圣诞节
    时间时间到了。胡箫摇了摇贺汀的胳膊,埋着头不敢看贺汀。
    嗯。贺汀最后一吻落在脸颊,起身去了厨房,乖乖坐在饭桌上等开饭哦。
    胡箫把脸埋在靠垫中好久才缓过来,饶是现在的他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也被贺汀的鼻音弄酥了半边身子。他坐在饭桌旁叹了口气,他可能真的不能抵挡成熟男人的魅力,如果如果只是骗炮的话,他或许也会乖乖地听话躺在床上吧。
    在想什么?
    跑神的胡箫被贺汀的声音带回来,扑鼻的香气涌入胸腔。
    好香啊!胡箫眼前摆着被切好的牛排,还有贺汀刚刚做的蘑菇浓汤和蔬菜沙拉。
    先尝尝,我也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香滑的酥皮入口即化,美味的菌菇酱口齿留香,牛排的口感刚刚好,这道层次丰富的菜的确让胡箫回味无穷,但除了好吃,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夸了。
    贺汀自己尝了尝:还是差了点的,下次带你去吃正宗的。
    已经很好吃了,真的。胡箫又迫不及待地插起一块牛排。他抬头看见贺汀在笑,第一反应是自己哪里是不是做错了。他不经常吃西餐,可能已经在贺汀面前出丑了。
    胡箫轻轻放下刀叉:我是不是哪里
    你让我做饭很有成就感。贺汀看着他,箫箫,我空闲的时候就来给你做饭,好不好?
    玻璃杯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
    圣诞快乐。祝我们箫箫天天快乐。
    贺汀给了胡箫一个独一无二的圣诞节。
    不算太正式,但希望你喜欢。
    喜欢的。胡箫眼眸下垂,睫毛忽闪,嘴角却是扬起的。
    很久之后贺汀发现,胡箫这个表情的意思是,害羞。
    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胡箫冲泡的蜂蜜百香果。
    不好意思,我一个人住,红酒什么的也没有
    没事啊,这个很好喝,解腻。而且贺汀晚上还要开车。
    开车,你要走?胡箫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住了。
    我要回家啊,不然还能怎么办?
    贺汀看着胡箫,而胡箫快要把脸埋到桌子底下了。
    他脑子短路了才说出这样的话吧,显得自己好像多想让贺汀睡在自己家似的。
    胡箫洗碗,贺汀站在旁边把他们擦干净。
    一会想要出去走走吗?我来的时候看到街上很热闹。
    胡箫是想的,晚饭吃得有点撑,他觉得出去走走也不错。只是
    我今天化妆可能会久一点你愿意等我吗?
    可以啊,你现在就去吧。贺汀大手一挥,像是要接过他洗碗的工作。
    可是刚才做饭的就是你,再让你洗碗胡箫拿着手里的盘子不放。
    没事,贺汀亲了他一口,补偿过了。
    胡箫捂着脸跑回了卧室。
    贺汀去找他的时候胡箫已经快好了。贺汀盯着镜子里的人愣了好久。
    我终于明白上次张南说你像个大学生是为什么了。现在的胡箫真的像一个从大学校园里走出来的女生,看起来你只有20岁。
    贺汀在想他和胡箫出去会不会有人以为是父亲领着女儿出来。、
    你哪有那么显老,你看上去也很好啊。
    贺汀的确面相不显,但他成熟稳重的做事风格和老干部生活作风的确会让人往更高的年岁去猜。
    我有皱纹,很明显。贺汀指了指眼角一笑就显现出来的细纹。
    那是笑纹啦,可能是你平常太爱笑了。平时可以注意控制一下表情。
    可我看见你就很开心,控制不住怎么办?
    好巧,胡箫也特别爱看贺汀的笑容,他甚至觉得贺汀的笑纹很性感。
    胡箫给了贺汀一管眼霜:我用了一点,效果还不错,你也可以试试。
    不嫌弃吧。胡箫递过去之前问道。
    贺汀摇了摇头,他只是在发愁怎么用。
    今天胡箫特意在眼边点了小星星,看起来闪闪发光,还戴上了前不久刚买的红色贝雷帽。
    你今天很可爱。贺汀倾身想吻,被胡箫拦住。
    不行,我刚涂好的唇釉,还没成膜呢。
    贺汀没听懂,撇了撇嘴,反正是不让亲就对了。
    胡箫站在门口的穿衣镜前做了个深呼吸,抬眼看见身后穿着黑色呢子大衣的贺汀。
    他把衣帽架上的一条红围巾给贺汀戴上,整个人气色提了不少,也更符合胡箫的节日氛围要求。
    两人出门,商业街上十分热闹,周围人群熙熙攘攘,街上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贺汀也牵起了胡箫的手。
    贺汀,你真的能接受吗?你看到我在家的样子,现在我又打扮成女生我你胡箫在等红灯的时候转头看他。
    不要乱想,和我在一起,你可以放心地做自己。
    周围人很多,贺汀声音也不大,但是胡箫都听见了,嘴角勾起笑,捏了捏贺汀的手。
    五彩斑斓的灯,广场中央的圣诞树,不绝于耳的音乐声、谈笑声一切都让胡箫十分好奇。
    他不是没有见过,只是以往的他会选择快速穿过吵闹的人群,而现在的他有了贺汀,有了安全感和坚强的后盾,他就想多接触一下这个世界,大胆,再大胆一点。
    我们去拍照吧。胡箫指着一颗巨大的圣诞树,很多人都在那里合影。
    胡箫把手机交给他前问了一句:你的拍照技术还过得去吧。
    贺汀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胡箫以前玩cosplay的时候经常做模特,镜头感早就练出来了。贺汀是出国留学的时候为了追人,自己钻研着上手的,虽然分手了,但是学到的知识可不会离他而去。
    贺汀的拍照水平超乎胡箫的想象:摄影你也会,太厉害了吧。
    那摄影师可以拥有一份照片吗?贺汀站在胡箫身旁,一起看。
    等我回家修一修再发给你。胡箫不好意思地收起手机。
    修什么?你根本不用修。贺汀觉得胡箫已经够完美了。
    两个人逛到一家手工艺品店,胡箫对着种地方自然是没什么抵抗力的,他拉着贺汀就进去了。逛了一会胡箫看中一个身边站着驯鹿的胖乎乎的圣诞老人摆饰,让店员包了起来。
    贺汀还不知道他要送谁,就看见胡箫转身把礼物盒递给了他。
    圣诞快乐,我还没送你圣诞礼物呢。这可是贺汀都点头说可爱的摆饰,送这个肯定没错。
    你已经是这个圣诞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了。贺汀接过礼物,牵住了他的手。
    贺汀真的把他送到楼下就开车走了,胡箫看着远去的车直到没了影子才上楼回家。他打开图像处理软件把照片导了进去,或许是贺汀给的心理暗示太强,他对着自己的照片和两个人的合照左看右看,觉得的确十分完美,没什么要修的地方,只是加了个滤镜,喜滋滋地把相片发给了贺汀。
    第十三章 恋爱or工作?
    贺汀在发愁怎么和客户协调场地使用时长的时候,胡箫给他发了消息。
    【在忙吗?下班后能不能来我家一趟啊】
    看到胡箫的消息,贺汀还以为他又生病了或者家里出了什么事。贺汀继续追问的时候胡箫什么都不说,只是告诉他来了就知道了。
    贺汀看着手里写得密密麻麻的计划表,又看着胡箫不久前刚发过来的消息,叹了口气开始收拾东西。
    唉,美色误国,贺汀开车时这样想到。
    到了胡箫家,贺汀发现他在追剧,一幅活蹦乱跳的样子,看不出来有什么事。
    快坐过来!胡箫在沙发上冲贺汀招手。
    贺汀挂好衣服,解开衬衣最上面的扣子,坐在胡箫旁边。
    看!
    贺汀被胡箫的动作吓了一跳,定神才看清他手里拿的是一包巨型包装的薯片。
    之前我妹妹出国玩的时候给我带回来过一袋,超好吃!今天从出版社回来的路上偶然看见一家超市有卖的,我就买回来想和你一起吃。
    说着胡箫撕开了包装袋,油炸食品的香味萦绕在两人鼻间。
    进口食品真的不便宜,但我实在太想念这个味道了,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薯片!你尝尝!
    胡箫把袋子伸过去,脸上是吃到美食时特有的满足笑容。
    而贺汀捧着胡箫的脸亲了上去。
    他喜欢这样的胡箫,愿意与他分享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愿意分享他的喜恶。贺汀的心变得柔软,胡箫的唇比薯片更美味。
    他听到了包装袋被攥紧的声音。
    干嘛啊。胡箫被亲得小脸红扑扑的,让你吃薯片呢。
    贺汀面不改色心不跳地从袋子里拿了片喂胡箫先吃,然后自己才尝了尝。对于不经常吃零食的贺汀来说,他真的尝不出这种薯片和其他的有什么区别,但胡箫爱吃,他就会记住牌子,如果遇到就给他买。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了一部电影,分完了一包薯片, 但实际上大半袋都是胡箫自己吃的。
    我以为你会分两次吃完。
    胡箫揉了揉肚子:上次是我自己吃了一包呢,不过之后一天都没吃饭。
    现在也好撑呀。
    贺汀把胡箫抱下沙发:起来走走,我给你熬点甜汤喝好不好?
    那我只喝一点点。
    汤端上桌后贺汀发现胡箫是真的吃撑了,汤就喝了小半碗,炒的菜一动也没动。吃完饭贺汀想带着胡箫出门遛食,但胡箫犯懒不想出门,于是两个人在屋里绕起圈子来。
    之后两周我比较忙,可能不能经常来给你做饭了,你点外卖之前要记得看看卫不卫生。
    知道了。胡箫摸了摸鼻子,感觉自己不健康的生活习惯都被贺汀发现了,我打算开始自己做饭了,之前从你那里偷师学到不少,我也打算试试。
    贺汀听见偷师两个字就笑了,停下来看着胡箫:那你不交点学费是不是说不过去啊。
    胡箫踌躇半天,张开双臂抱住了贺汀,呼吸弄得贺汀颈间有点痒。
    贺汀清楚地听到了自己加快的心跳声,他被一个纯情的拥抱扰乱了心绪。
    你总是这么宠我。胡箫在贺汀耳畔低喃。
    贺汀笑了笑,也抱住了胡箫。
    等我忙完,想去哪里玩?我带你去。
    恋耽美

-九泽天(7)

- 御宅文 https://www.yuzha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