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泽天(8)

蜂蜜百香果 作者:作者:九泽天

-九泽天(8)

      贺汀俯在胡箫耳边,呼出的热气打在他的耳廓。
    像是隔了那么一两秒,贺汀才听到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回复。
    当然。胡箫是这么回答贺汀的。
    箫箫,贺汀把两人的距离稍微拉开一点,我问你,等我忙完,想去哪里玩?
    胡箫眼神闪烁:去游乐园吧,可以吗?
    好,你说去哪里都可以。
    贺汀抚上胡箫的右耳,引起胡箫一阵颤栗。
    但胡箫什么都没说。
    这次贺汀他们接的是一个光影展,技术支持和设备安装是他们十分头疼的问题,虽然合作方都有专业人员过来,但贺汀和他的团队也要做到沟通及时。用来筹备的两周状况不断,贺汀嘴上还长了个泡。
    就在这时胡箫掂着保温饭盒穿过乱糟糟的施工现场,上了三楼。
    还是张南先发现了他,她热情地迎上去,结果伤心地发现胡箫是直接冲着贺汀来的。
    老大在那个房间。张南看着他提着的饭盒,欲言又止。
    胡箫敲了敲门。
    进。贺汀低沉的声音在门后响起。
    胡箫看到的是贺汀一脸惊讶,贺汀看到的是胡箫计谋得逞的样子。
    你怎么来了?
    你最近不去找我,我只能来找你了呀。
    胡箫把饭盒和两罐自己做的蜂蜜百香果放在他的桌子上。
    抱歉,这两周太忙了
    没怪你,知道你忙,所以来给你送饭了。胡箫打开盒盖,香气四散,验收一下成果吧,贺老师。
    贺汀吃饭的时候胡箫给他冲了杯蜂蜜百香果:我给你带了两罐,你可以在办公室和家里各放一罐。
    菜炒得还可以吗?胡箫把水杯放在贺汀手边。
    不错,深得我真传,不过还有进步的空间。
    胡箫被贺汀逗笑了,两个人说着闹着午休时间很快就过了。胡箫离开的时候贺汀觉得整个人都轻松多了,看着恼人的策划书也不上火了。
    贺汀把胡箫送走后又上楼,在半截被张南拦住了。
    有事吗?去办公室说。
    就在这吧。张南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那个老大
    胡胡小姐其实是,男生对吧?
    贺汀皱了下眉头:你看出来了?
    你们是不是在一起了?
    贺汀看着她,不作回答。
    张南当他是默认:我猜的,我看你们关系那么好,但是你之前又说喜欢男生,所以我就猜
    张南见他面色不虞,连忙摆了摆手:我没别的意思,也不会歧视他我就是有点担心我之前总叫他姐姐,还和他说些乱七八糟的话,胡先生会不会讨厌我啊。
    贺汀听了他的解释面色才稍有缓和:没事,他还挺喜欢你的,只要你不在他面前乱说话就行了。
    好好好,一定一定。张南不常见贺汀生气,此时背后都是冷汗。
    贺汀抬腿往楼上走,突然又转身冲着张南:他是男生的事你不要乱说,你就当不知道。
    张南表示一定会给自己的嘴贴上十层封条。
    其实,老大你谈恋爱后变化还挺明显的。
    贺汀挑了挑眉,等着张南的下文。
    你自己没发现吗?最近你批评我们的次数迅速下降,比以前更有耐心了。好几次我们都被客户弄崩溃了您还屹立不倒呢。
    贺汀对张南使用的词表示质疑,他不相信张南口中描述的人是自己。
    真的,我们几个还私下里偷偷讨论过呢,都说你肯定是有情况了,而且对方还是特别温柔的那种。张楠为了保命出卖了她和其他同事的革命情谊。
    贺汀对他们形容胡箫温柔表示很受用,而后就问张南明明这么忙怎么还有时间聊八卦。
    张南像只兔子一样嗖地就窜上楼了。
    第十四章 我的公主
    恼人的前期筹备工作终于告一段落,晚上胡箫来找贺汀吃饭,在附近吃了一顿韩餐,胡箫对炸鸡情有独钟,戴着手套吃得津津有味,反倒是贺汀饭量明显比平时小很多。
    怎么了?胡箫上车后有些担忧地看着他。
    贺汀侧身抱住了胡箫,鼻间轻轻地蹭着他的颈间:好累啊。
    胡箫双手架在半空不知所措,他们的车停在街边,来来往往有很多人经过。
    会被看见的。胡箫小声说道,但同时回抱住了贺汀,安抚似的轻拍他的背。
    贺汀老实了:再抱一小会儿。
    胡箫不知道一小会儿是指多久,但他能感觉到怀里的温暖倏地消失了。
    贺汀坐直,吐了口浊气:电充满了!
    然后满脸笑意地看着胡箫。
    胡箫被这有点孩子气的举动逗笑了,但他喜欢贺汀这样,偶尔也会依赖他,向他寻求帮助,他是被需要的,胡箫这样想。
    明天我轮休,我们明天去游乐园可以吗?
    胡箫连忙摆手:不用这么着急,你那么累,歇一天再去也好,不然太赶了。
    而后他马上又想起贺汀和自己天天放假的不同休假制度:你后天是不是就没假了?这样会不会很麻烦?
    没事,我可以调班,那我们就后天去。
    贺汀把手机给他让胡箫先预订门票,胡箫看着并不便宜的价格咂咂舌。
    票钱我们一人一半吧。最近胡箫接了个推广,现在手头还是富裕的。
    嗯?贺汀专心开车没有听清。
    我也是赚钱的,不用你养。胡箫说后半句的时候声音小了下去。
    好。贺汀摸了摸胡箫的头,你一会给我转账就好。
    胡箫这才拿贺汀的手机付了款。
    对了,胡箫突然想起来什么,穿衬衫在游乐园玩真的很不方便,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胡箫冲他调皮地眨眨眼,贺汀无奈地笑了:知道了,我也是有休闲的衣服的。
    只不过是很多年前的了。
    到楼下后贺汀吻了胡箫的额头道了晚安。
    贺汀回家后饱饱地睡了一觉,醒来后开车回家看父母,顺便找点衣服。
    贺妈妈看他翻箱倒柜找出来几件卫衣牛仔裤,十分不解:怎么,你们约会主题是重返青春?
    贺汀差点一口气哽在那里没上来:妈,我也不算老吧,我也是在青年人行列呢。
    贺妈妈白了他一眼就走开了,意思是说三十多岁的人还装什么嫩。
    贺汀把衣服洗好后试了试,站在镜子前他恍惚觉得又回到了自己上学的时候,额前的碎发自然地垂着,有一点点长了,不过看起来的确年轻了许多。他自己捋了两把,冲着镜子傻笑,不老,配胡箫正好。
    而胡箫在家也正对着衣柜发愁,但他是衣服太多,不知道穿哪件好。
    选定了衣服的他下午就在家做做家务,追个剧什么的。他和贺汀两个人仍然保留着独立的时间和空间,而不是时时刻刻都粘在一起,这是他们喜欢的恋爱方式,他们不谋而合,他们心照不宣。
    但是第二天胡箫给了贺汀一个大惊喜。贺汀进门时差点没认出来胡箫。
    胡箫的头发染了浅金色,还自己卷了卷儿,配上他白到几乎透明的皮肤,让贺汀直接愣在了原地。
    我今天要做公主哦。
    胡箫这么一说,贺汀真的觉得他像是从荧幕中走出来的公主。他牵起胡箫的手,吻在了他的手背。
    My princess.
    再玩就不卷了。胡箫拉着贺汀的手轻轻晃了晃。两个人并肩坐在地铁里,贺汀对胡箫顺滑的头发爱不释手。
    很好看。贺汀认真说道。
    那我的两盒染发剂就没有白费。头发太长,用了一盒半才染完,弄得累死了。
    胡箫看了看周围,发现有人在往他们这边看,他条件反射似地拢了拢领子。
    我会被发现吗?被发现怎么办啊?贺汀,我看起来像女生吗?还不等贺汀回答,胡箫自己先叹了口气,算了。
    贺汀搂住他的肩膀安慰他。别怕,我在。
    进园之前两个人还要再走一段路,胡箫问他最后一次来游乐园是什么时候。
    小学吧,爸妈领着我来玩。初中和同学去过一次,不过只去了鬼屋。
    我也是,小时候我爸妈带着我们三个来玩,后来学校组织春游又来了一次,不过对我来说很没意思。
    两人手牵手进了园区,贺汀问他想先玩什么。
    旋转木马。
    贺汀牵着胡箫的手就要往哪个方向去,却被胡箫拉住了。
    不会觉得很奇怪吗?
    贺汀笑了笑:哪里奇怪?
    胡箫欲言又止,只好笑了笑,任由贺汀带路。
    两个人去了人数较少的二层,贺汀问他想骑马还是坐马车。
    贺汀猜胡箫要坐马车,没想到他猜错了。
    小时候很想坐马车,现在不想了。
    为了庆祝他和妹妹的生日,十岁的小胡箫和家人一起来游乐园玩,妹妹吵着闹着要玩旋转木马,一家人都要上去陪她,父母和妹妹坐在马车里,小胡箫也想进去的时候被哥哥拉住了。
    我们是男孩子,要骑马,要做保护公主的骑士。
    第十三岁的哥哥手脚并用爬到了一匹马上,十岁的小胡箫却怎么也上不去,最后爸爸把他抱上去,让他抓紧杆子。勉强够到脚蹬的他心惊胆颤地坐完了一圈,下来的时候还摔了一跤。
    后来呢?贺汀侧着身,听胡箫说以前的事。
    后来胡箫上了初中,整个年级一起春游,很多女孩子都去玩旋转木马了,男生则是分散到了各个刺激的项目中。那时的胡箫很想再坐一次旋转木马,坐马车,但他不敢过去。男生玩的那些项目他又害怕,他就一个人坐在不远处的遮阳伞下吃零食,喝饮料,最后吃多了还去了趟医院。
    贺汀带他坐了第二轮,两个人坐在二楼的马车里,看着四周不停变换的风景。
    这里没有在马上的视野好。胡箫喃喃道。
    胡箫是真的不敢玩太刺激的项目,所以贺汀带着他把那些体验项目都玩了一遍,两个人累了就在园区里吃点东西,胡箫靠着他休息了一会。
    现在的游乐园都好大,小时候觉得还没怎么玩就出去了,现在的游乐园绕了一大圈才玩了一点项目。
    玩累了的胡箫决定去纪念品商店逛一逛。
    天哪!胡箫一进门就发出一声惊呼,他觉得自己仿佛走进了童话世界,身陷毛绒玩具海洋的他十分幸福。他左摸摸,右看看,对每一个玩偶都爱不释手。
    还有帽子和包!胡箫有点兴奋地拉着贺汀的手。
    贺汀提着篮子,兢兢业业地跟在胡箫身后做人形购物车。
    箫箫。贺汀在背后叫他,胡箫不明所以地扭头,看见了满得要溢出来的购物篮。
    胡箫立马放下了手里拿着的小包,扒了扒购物篮,忍痛放回去两个小玩偶。
    这个,我来结账吧。贺汀拿出了购物篮里最小,但最贵的皇冠发卡,当作送你的礼物。
    怎么突然送礼物啊。胡箫有点不好意思。
    因为今天箫箫是公主,公主都会收到漂亮的礼物的。
    结账后两人走出店外,贺汀给胡箫戴发夹。
    给我们箫箫公主戴上皇冠。
    贺汀把这一幕留在相机里,后来成为了他的手机桌面。
    然后走沉稳路线的贺汀身上背了一只鸭屁屁包和胡箫上了地铁。
    傍晚回家后贺汀简单地做了点饭,吃完饭胡箫坐在沙发上揉腿。
    今天很开心,但是真的好累。
    贺汀把照片都拷到了胡箫的电脑上,今天他一直拿个微单对胡箫拍个不停,但自己都没想到拍了这么多。
    主要是因为胡箫今天太好看了。
    胡箫自己也凑过来,看着电脑上的自己。
    你拍的真好。胡箫圈住贺汀的脖子,下巴放在他肩膀上。
    两个人温存了一会,贺汀看时间不早,准备回家。
    那个我这个头发洗一次就会褪色,就不是公主了。胡箫心虚地撒谎。
    故事的结局王子不是都会亲吻公主吗?
    贺汀从玄关走回来,捧着胡箫的脸吻了上去。
    我是你的王子吗?
    胡箫被亲到双眼有些失神,他微张着嘴小口喘气,不说话。
    只是拽着贺汀衣襟的手更用力了些。
    贺汀再次吻上胡箫的双唇。
    你想做的事,我都会陪着你。
    贺汀离开后,这句话一直回荡在胡箫的耳畔。今天的他一直想问贺汀一个问题,但他觉得今天太美好,不应给被毁掉。
    他想问的不是两个成年人玩旋转木马奇不奇怪,他想问的是我,胡箫奇不奇怪。
    除了不同于常人的爱穿女装外,他还热爱着一切可爱的,少女心的东西,他喜欢粉色胜过蓝色,喜欢手工多于户外运动这样的他,贺汀见过,并依旧选择留在他身边。贺汀愿意接纳他,包容他,甚至以后要和他一起承受别人不解的目光。贺汀心甘情愿地为他付出太多,胡箫无以为报。
    这让他感到不安。
    第十五章 喝酒误事
    最近一段时间贺汀感觉到了胡箫对他淡淡的疏离,虽然两个人的相处一如往常,贺汀没有任何证据,但他还是觉得两个人之间隔了什么东西,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贺汀提议两个人出去喝几杯,一扫胡箫的持续低迷,正好贺汀的大学同学也想叫他出来喝两杯。
    是要去见你的朋友吗?胡箫窝在沙发上。
    他的性格很爽朗,说不定你们也会成为朋友。贺汀想坐在沙发上,让胡箫的腿放在自己大腿上,而胡箫则是缩了缩腿,给贺汀让出了更大的地方。
    胡箫是不太想去的,他现在不想结识新朋友,也不想看到别人对他的评价与态度。
    可他坐起来问贺汀:那我穿什么去呢?
    穿你想穿的就好,我想他们是可以接受的。贺汀的手覆在胡箫手上摩挲,胡箫,这不是什么大事情,你不用为这种事发愁。
    胡箫垂下眼眸,显得乖巧至极:不用担心,我会穿男装的。
    那天晚上胡箫穿得和同龄男孩子无异,棉夹克,牛仔裤,板鞋,脸上什么也没涂,只是简单地修饰了眉型,戴的假发长度还没有及肩。
    还要带假发吗?长发也很好看。贺汀摸了摸假发上的小揪揪。
    这样和衣服更搭一些。胡箫笑着,但笑容未及眼底,我们走吧,晚了要迟到了。
    他路过玄关的穿衣镜时只是匆匆一瞥。
    两人来到一家清吧,见到了贺汀的大学同学兼好友,周显晖,以及他的男朋友兼酒吧调酒师,小林。
    恋耽美

-九泽天(8)

- 御宅文 https://www.yuzha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