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泽天(10)

蜂蜜百香果 作者:作者:九泽天

-九泽天(10)

      会很晚吗?胡箫急切地问道。
    不会,我还是想和你过。
    胡箫捏紧手机的手终于稍稍松了些。
    贺汀来的时候胡箫最后一个菜还没下锅。
    你怎么来这么早?胡箫穿着粉色的围裙给贺汀开门。
    想见你。贺汀一吻印在胡箫唇上。
    是甜甜的橙汁味。
    贺汀看着小小的餐桌被摆满了,有点哭笑不得。
    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吗?
    胡箫拿过杯子给贺汀倒上他新买的红酒。
    我,我没有给谁这样过过生日,所以我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
    他只是做了他能做到的最好。
    我很喜欢。贺汀牵住了胡箫放在桌子上的手。
    胡箫忙不迭地把礼物给他。
    盒子不大,但看得出来是被精心包装过的。
    征得胡箫同意后,贺汀迫不及待地拆开了礼物。
    它不是很贵
    胡箫送了贺汀一条领带。
    但是是我亲手做的。
    贺汀瞪大眼看了看胡箫,又低头欣赏这条领带。
    胡箫选了深蓝色做底,领带尾部绣的是岸边生长的花花草草,中部的位置绣了一只仙鹤。
    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就想到了岸芷汀兰,又想着你要是在衬衣外面穿马甲仙鹤还可以露在外面。胡箫摸了摸鼻子,很久不做,手都有点生了。我也不知道你想要什么,又觉得你什么都不缺,你要是觉得不好看放起来也行
    胡箫紧张到语无伦次。
    箫箫,贺汀叫停他,它很漂亮,我很喜欢。
    贺汀答应一会带给胡箫看。
    这是贺汀收到的最用心的礼物,一针一线都是胡箫的心意。贺汀轻轻的摸着领带上的刺绣,心中的幸福快要爆棚。
    饭后贺汀让胡箫帮他戴上,胡箫红着脸答应了。
    他打领带的水平和刺绣的水平简直千差万别,还是在贺汀一步步的指导下才笨拙地打好了领带。
    好看吗?贺汀问胡箫。
    胡箫是觉得自己手艺还在,但他哪好意思自夸,就推着贺汀站在穿衣镜前让他自己看。
    贺汀当然是喜欢的,他转身把胡箫按在墙上亲。
    吻激烈而又绵长,贺汀的动作似乎比往日凶狠些,胡箫被亲得双腿发软,双手不得不撑住身后的墙。
    贺汀察觉到,用一只手托住了胡箫的腰。
    胡箫被亲得有些喘不上气,他推了推贺汀,下巴垫在贺汀的肩上休息。贺汀伸手松了松领带。
    箫箫,你把我栓得太紧了。
    他从镜子里看到贺汀宽阔的后背,和自己染上粉色的脸颊。
    箫箫。
    贺汀叫他,胡箫微微抬起头,和贺汀对视。
    贺汀看到他微张的唇,覆而又亲了上去。他试探地把手伸进胡箫的衣服,干燥的手掌在腰窝处摩挲,他觉得胡箫的身体有些僵,但胡箫并没有拒绝。他尝试着把胡箫的衣服往上推,抚到了胸前的樱红。
    像是打开了回忆的开关,腥臊的臭味,淌满污水的地板,难以启齿的疼痛,和午夜纠缠不休的恐惧所有的记忆一瞬间涌入脑海。
    胡箫推开了贺汀,跑回到自己房间锁上了门。
    贺汀愣在了原地,裤子前顶出一个弧度。
    他深吸了口气,鞠了冷水洗脸,强迫自己迅速冷静下来。他思考着今天晚上做的一切到底是哪里出了错,让胡箫有这么大的反应。
    红酒,领带,没有被拒绝的亲吻和抚摸,他以为这是胡箫对两人关系进一步的暗示和默许,现在想想,贺汀觉得这些可能不过是胡箫的无意之举罢了。
    想到这里,贺汀眼神里的光黯了。
    他又洗了把脸,去了胡箫卧室门口。
    隔着门板他听到了胡箫的抽气声,应该是在哭。
    贺汀心中一点气都没有了,他在心疼。
    箫箫,你出来我们谈谈好吗?他坐在门口,和里面靠着门的胡箫保持在同一高度,我保证不碰你了。
    今晚的事我向你道歉,是我太急了,我们可以慢慢来,但是我们要把话说开了是不是?你有什么想法也和我说一说好不好。
    贺汀像极了有耐心的长辈,对胡箫进行引导。
    但是胡箫没脸见贺汀。
    他是想要的,他也想体会和贺汀灵肉合一的快乐,所以他没有拒绝贺汀。但他的身体仿佛有什么应急机制,累积的快感消失殆尽,留给他的只有深深刻在脑子里的恐惧。他原本以为自己对贺汀的喜欢足够战胜往日的噩梦,但他错了。他不受控制地推开了贺汀,把自己与外界隔离。
    贺汀应该生气的,甚至冲他大吼大叫也可以。
    但是贺汀没有,那是温柔的语气,以及关心他的急切心情。
    这让胡箫觉得自己胆小懦弱,十分差劲。
    这样箫箫,我不吵你了,我们都冷静一下,一会你想出来我就在这里,好吗?我可以等你。
    贺汀靠在门板上没有等到胡箫的回答,他起身走到阳台上把窗户开了一条缝。
    夜风还是冷的,他不禁打了个哆嗦,同时也更加冷静。他大概猜到胡箫是有事情瞒着他的,但具体是什么事胡箫还不愿意和他说,这让他有点烦躁。此刻他想抽根烟,但是烟在车上,他还不能离开这里。
    贺汀抽烟胡箫是知道的,虽然胡箫没说过什么,但通过平时贺汀对他的观察他知道胡箫不喜欢烟味。好在贺汀没瘾,只是工作压力大了会抽一根,现在抽的更少,而且再也没有让胡箫闻过烟味。
    他的手下意识地搓着领带上的刺绣,试图从胡箫的反应里找到蛛丝马迹。
    他之前碰到的人和胡箫确实有很大差别,他们都会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哪怕是意见不同吵一架两个人也不会把想法都藏在心里。和胡箫在一起后贺汀在很多情况下都需要凭着自己对胡箫的了解去猜他的想法,这让贺汀有些累,而且事倍功半。虽然两个人在一起了,但仍然有很多问题需要共同解决,两个人必须好好谈一谈。
    贺汀看表,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胡箫房间里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他正打算过去看看,手机突然响起来。
    是工作电话,在下班时间。
    他耐着性子接了电话,听完之后眉头紧皱。
    知道了,我尽快过去。他向胡箫房间的方向看了一眼。
    挂了电话他走到胡箫门口蹲了下来:箫箫,我工作上突然有点急事要过去一趟,你自己在家可以吗?
    你现在不想见我说句话也好,让我别担心你。
    过了十几秒,贺汀听见胡箫说,你去吧,注意安全。
    累了就早点睡觉,有事给我打电话。贺汀的脸阴沉的难看,但语气依旧温柔,箫箫,逃避不是方法,我们迟早是要谈一谈的,我们不能这样下去。
    门后的胡箫愣住了,他把脸埋在臂间,说了声知道了。
    这应该是贺汀最糟糕的生日了吧,胡箫想到,这是他的错。
    几分钟后他听见了防盗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他放任自己躺在地板上,想着还是要过这一关的。
    但是想逃跑。
    贺汀下楼刚想去开车,想起自己喝了酒,只能打车走。他坐在车上,小心翼翼地解开领带,卷好后又放进那个精致的盒子里,皱着眉处理起工作上的事。
    第十八章 过往
    这个夜晚无人入眠。展品被盗,贺汀赶过去的时候满地都是碎玻璃渣,小陈手足无措地看着贺汀。
    报警了吗?贺汀问他。
    小陈点点头:老大,这怎么办啊,我真是没想到
    报警器软件按在小陈的手机上,如果有异常情况小陈的手机就会报警,可他们今天晚上玩得有点忘乎所以,他没有注意到手机电量不足自动关机,能打开手机的时候他才发现这里出事了。
    贺汀揉揉眉心,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案发时间不长,这块监控又多,应该能找回来。
    他宽慰着小陈,但事实是他们两个人这个月的奖金铁定泡汤,情况严重的话小陈还会面临被解雇的风险。
    警察没来,两个人不敢轻举妄动。贺汀找小陈要了根烟,他一看老大抽烟,知道贺汀心情肯定不好,大气也不敢出。
    胡箫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无法入睡,脑袋里乱成一团,好的不好的,过去的现在的,真的假的在他的脑内疯狂叫嚣着,他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有点睡意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胡箫觉得累得不行,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他梦见贺汀在他吐露实情后轻蔑与鄙夷的眼神,一下就被吓醒了。睁眼看表发现自己才睡了不到四个小时。他坐在床上,还沉浸在梦里的情绪。会吗?贺汀会这样吗?他反复地问自己,只是想让自己确信贺汀不是这样的人。
    他起床冲了个澡,觉得身上舒服了些。他在洗澡时打算一会做点饭给贺汀送过去,然后和他道个歉。然而等他尽心尽力地做好饭赶去找贺汀时,贺汀却躺在小沙发上盖着大衣睡着了。
    老大一夜没睡了,刚从警察局回来。张南轻声和胡箫说。自从她知道了两人关系,她就收敛了很多。
    胡箫轻手轻脚走进去,坐在一边等他睡醒吃饭。
    没睡够的胡箫实在太困,坐了一会枕着自己的手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身上盖着贺汀的大衣,上面有一股令他安心的味道。保温饭盒上贴着便签说让胡箫去茶水间把饭热一下再吃。
    他打开饭盒发现贺汀吃了大半,还给他留了不少。胡箫叹了口气,他从昨晚之后就没吃过东西了,但他实在没有胃口。
    胡箫正在纠结要不要先回家时贺汀推门而入,两人四目相对,或多或少都有些尴尬。
    贺汀看见饭盒问胡箫是不是来之前吃过了。等到了否定的回答后贺汀皱了皱眉头:不吃东西身体怎么能撑得住,我们回家,我给你再做一些。
    他看了眼时间,离贺汀的下班时间还早,但是贺汀还是带着他走了。
    我今天不上班,过来处理点事情。
    两个人坐上车的时候胡箫才想起来和贺汀说对不起,他差点因为贺汀对他无微不至的关心忘了来找贺汀的目的。
    是我的问题,是我之前,之前话到嘴边胡箫怎么也说不出口,贺汀拍着他的后背让他回家后再说。
    到家后贺汀怕胡箫饿着,先给他切了一碗水果,后来又做了好几个菜。胡箫胃口实在不佳,没有吃多少就停筷了。两个人近乎沉默地吃完了饭,而胡箫则对饭后必然要到来的谈话紧张着。
    紧张在贺汀端着热奶茶像胡箫走过来时到达顶点,他颈间喉结滑动,双手绞在一起。
    别紧张,箫箫。我们只是聊聊天,恋人之间要经常沟通,是不是。贺汀把胡箫的手包在自己手里抚摸着。
    胡箫低头嗯了一声。
    昨天我碰到你的时候,你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反应?是还不能接受到那一步吗?贺汀的声音极尽温柔,胡箫仿佛要陷进去了。
    他的脑袋昏昏沉沉,几次开口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我初中的时候
    那时的胡箫因为可以讲一口流利的英语被推荐去参演一部英文话剧,不知是出于猎奇心理还是像他们说得只有自己能讲出来大段大段的台词,他被选为饰演公主。
    那也是他第一次穿裙子。
    演出大获成功,胡箫在校园里也小火了一把,几乎所有人见到他都会说一句那不是公主胡箫嘛。单纯的胡箫听不出来那是对他演技的夸赞,还是对他的鄙夷与嘲讽。
    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初中男生对性仍是懵懵懂懂,但他们都会注意到自己身体发生的变化:唇周的细毛逐渐变多,声音变得有些沙哑,第二性征逐渐显现。除了胡箫。
    他仍旧长得比大多数女生还要白嫩,说话细声细气,颈间的突起十分不明显。
    男生在厕所也明着暗着比比大小,谁都知道胡箫那根秀气又光洁。
    放学后他被堵在厕所扒光了上衣,四五个人围着他对他胸前两点实施暴力。
    长得像个女生怎么胸前这么平呢?看看咱班那几个,前面跟塞了俩馒头似的。男生有的你没有,怎么女生的你也没有?今天我就来帮帮你。
    为首的男生对着他的胸左右开弓。薄薄的皮肤包着骨头,打得胡箫肋骨生疼。他用尽全身力气挣扎,奈何四肢都被人按在墙上,动弹不得。
    几个男生亵玩着胡箫胸前两点,原本绿豆大小的粉红被他们弄得大了几倍,颜色也变深了。有人用力扯弄着,还毫不羞愧地和旁人打趣。
    你们看,这样是不是显得很大?
    皮肤被扯到变形,躲在后面的血管都清晰地显露出来。胡箫疼得受不住,不由向前躬身,眼泪和鼻涕止不住地淌。
    忽然间门被推开,一个男生走了进来。等胡箫看清来人时,他挣扎得更为厉害。
    那是在话剧中和他演对手戏的王子。
    胡箫想着两人关系算不上陌生,他总会来帮帮他的,不是吗?
    但是他只是站在门口看了几秒,然后就离开了。
    眼神里是平静,或者是冷漠。
    他就那样走开了。
    胡箫浑身泄了劲,本来体力就不好的他更是任人宰割。刚才他挣扎得厉害,挣脱束缚踢了面前的人一脚,这会对方缓过劲来一把把他翻过身,按到了墙上挂着的冰冷又粗糙的暖气片上摩擦。
    多数划在了胸前脆弱的皮肤上,留下道道血痕,有几下碾在胸前两点上,他痛得无法呼吸,意识里模模糊糊觉得应该是流血了。
    后来他被扒光了衣服一脚踹翻在地,倒地时磕到了台阶,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胡笛在学校排练完回家,发现本该比他早到家的哥哥没有回来,最后一家人和老师在女厕所里发现了全身赤裸,浑身伤痕的胡箫。
    好脏啊,醒来后我洗了好久总觉得身上还是有味道。
    结痂的伤口再次裂开,娇嫩的皮肤破了层皮,但是他仍然没有停手。
    几个孩子的家长想要私了,提供了一大笔赔偿费,孩子也都给胡箫道了歉。
    但胡箫不肯。
    最终几个人都被关进了少管所。
    胡箫觉得自己做得很对,实际上也没有人觉得他做错了,但是有些事情口口相传,添油加醋,成了大家的心照不宣。
    胡箫被强奸了。
    时隔多年再回想起这件事,胡箫仍然忍不住全身发抖,他缩在贺汀怀里,任由贺汀安抚。
    我错了,我很后悔上一个十二年我不在你的身边,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胡箫没有说话,想象着如果贺汀是当时的王子,事情会不会不一样。
    所以你的耳朵,也是那个时候?
    胡箫猛地从贺汀怀里坐起来,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右耳。
    你你发现了?
    贺汀点点头,抬手擦去了胡箫的眼泪。
    其实只要细心观察贺汀还是能看出很多破绽的。自从上次胡箫答非所问后他就开始留心,发现胡箫看电视时音量总是会大一些,在家不爱戴耳机,戴耳机时也只戴一边。如果贺汀站在背后叫他,胡箫很少能准确地找到贺汀的方位。
    你会嫌弃我吗?胡箫的声音特别轻。
    不会,我会对你更好的。贺汀抱住胡箫。
    那你是在可怜我吗?胡箫的手指轻轻搭上贺汀的肩膀,眼睛盯着衣服上的细小绒毛出神。
    恋耽美

-九泽天(10)

- 御宅文 https://www.yuzha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