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泽天(17)

蜂蜜百香果 作者:作者:九泽天

-九泽天(17)

      一直,不知道怎么和你说,你会怪我吗?
    不会。他的小朋友一直想着这件事,已经尽力做到最好了,还怎么会怪他呢?
    我今天也很开心。贺汀亲了亲他的小宝贝,特别开心。
    晚点的时候胡笛打来了视频电话,贺汀发现胡箫看到妹妹的名字时怔愣了一下。
    打开视频,那边是胡笛和马祺两个人。
    箫哥生日快乐!马祺显得很兴奋,你收到我送你的生日礼物了吗?
    胡箫看了看刚刚收到的快递,笑着说很喜欢。
    都是马祺珍藏的周边,为了表示上次胡箫帮他拿到太平老师也就是自己的签名漫画。
    虽然大部分他都有。
    哥,生日快乐。
    你也是。
    简短的寒暄后双方挂了通话。胡箫显得有些疲惫,靠在贺汀肩头。
    之前一份礼物都没有,结果今年竟然有两份。
    贺汀听出来了些别的意思:之前你们兄弟姐妹间没有相互送礼物吗?
    胡箫摇摇头:一般就说句生日快乐。
    每年都是胡笛代我爸爸妈妈说的。
    【哥,我和爸妈祝你生日快乐哈!】
    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真的想祝我生日快乐。
    贺汀见胡箫情绪不对,想转移话题,只是胡箫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嘴上说着原谅彼此,可那件事已经是扎在心里的一根刺了。回想起相关的事,心总是痛的。
    所以双方都与对方保持了适当的距离,既安全又疏离。
    说到底就是回不去了,我忘不了当年的事,也可能根本没有原谅他们。我一直认为我成为今天的样子是我自己的原因,但他们也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贺汀一直没有说话。
    是不是觉得恶毒的我和你心中的我完全不是一个模样?你还觉得我是个单纯的小朋友吗?
    贺汀不知道要说什么,他只能紧紧地抱住胡箫。
    多年来的怨气与误解化成一根刺,扎根在他的血肉里,剔不掉拔不出,贺汀能做的只有在胡箫喊疼时给他力量。
    就像现在这样。
    我是不是真的很坏啊。
    不是的。贺汀立即反驳,你只是,迈不过那道坎罢了。
    没关系,我带你走另一条路,走向一个美好的结局。
    第三十一章
    胡箫搬家的时候只带走了衣服、日常用品和自己画画用的东西。住在这里这么多年,他发现自己的东西也只占用了贺汀的后备箱和后排座椅。
    一个没有归属感的舒适圈。
    都说了不用搬家公司吧。
    贺汀摇摇头:你的东西比我想象的少多了。
    胡箫用自己添置的家具和房东折了一部分租金;当初玩cosplay的服装也都被他低价转手了,他是一点也不想再回忆那段过往了。
    顺便还能省下来不少空间。
    一路上贺汀都很兴奋,音箱里放着轻松欢快的歌曲,他是不是还跟着哼上几句。
    胡箫则绞着手坐在副驾驶上,他还是有些紧张。
    路口红灯时贺汀牵住了胡箫的手。
    别怕,那是我们的家,我们现在要回家了。
    到家后两人把箱子搬上来,还没等胡箫收拾贺汀就把他拉到客厅的电脑桌前。
    上次说的,另一份生日礼物。
    胡箫把防尘罩掀开,发现是自己一直很想换但价格贵到肉疼的电脑。
    配置是按你说的买的,一会收拾完了你可以试试好不好用。
    胡箫这时才明白那时候贺汀不经意问起的关于电脑配置的事情,都是为了他。
    贺汀送自己的礼物一份是无价之宝,一份又是切切实实的贵重。胡箫咬着唇站在贺汀面前,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生日礼物太贵了。
    生日礼物,要过生日的人开心才行。
    胡箫抱住贺汀:我很喜欢。
    犹豫了一小会,胡箫趴在贺汀耳边问能不能现在就试试电脑。
    果然还是抵挡不了电脑的诱惑,贺汀有些无奈。
    刚刚说好的要先收拾好房间,你答应过我的。
    胡箫点了点头,没有继续和贺汀撒娇,但是加快了收拾东西的速度。
    放衣服时胡箫发现贺汀已经贴心地给他腾出了一半的衣柜,他看了看自己带来的衣服,最后把男装和比较中性化的衣服挂进了衣柜,剩下的女装原封不动的留在行李箱中,被他塞进了床下。
    在客厅布置的贺汀并不知道卧室里发生的事情,胡箫出去时发现贺汀正在把两人拍的拍立得挂在客厅。
    贺汀!胡箫有些急,声音就变得更尖了。
    贺汀听到胡箫叫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怎么怎么挂在客厅了?
    我看好多人装修的时候都有照片墙,我也想在咱家弄一个。
    咱家两个字让胡箫的心触动了一下,但依然不退步:那万一家里来人,不就会被看到嘛。
    就是要让他们看到,我们俩这么恩爱,让他们羡慕一下。
    胡箫觉得贺汀秀起恩爱来也是毫不含糊,他那句还是挂在卧室吧终究没有说出来。
    门口的拖鞋变成两双,卫生间的洗漱用品成双成对地摆在一起,衣柜的两边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坐在餐桌两侧的两个人庆祝自己终于不用再感受孤单。
    胡箫一来,仿佛所有的物品都变成了双份,不再只有一个人的家终于感受到了另一股温暖,就连幸福也加倍。
    同居第一天,庆祝一下。
    玻璃杯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灯光折射下发出柔和的光。
    书房里有一些健身器材,我怕运动的时候打扰你,就把卧室的书桌和客厅的电脑让给你,你想在哪里工作都可以。
    胡箫点点头说好。
    衣柜还是有点小,你应该还有衣服没挂出来,正好小阁楼上还有个小房间,回来改造一下做你的衣帽间吧,应该是能够放下你所有的衣服的。
    胡箫拒绝了:给我做衣帽间太浪费了,我现在常穿的衣服都挂在外面了,阁楼怎么用回来再说吧。
    贺汀想了想说好。
    饭后胡箫就坐在电脑前不动了,调试好电脑后就迫不及待地试了起来,新电脑高配置让胡箫的所有操作都运行地很流畅,散热声也比之前的小了许多。
    倒是贺汀,心想着刚把宝贝带回家自己就早到了冷落,而且原因还是宝贝的新玩具,贺汀竟然要和一台电脑争风吃醋!
    不行,胡箫欠他的注意力,他一定要在床上找回来!
    贺汀突然觉得自己和胡箫在一起久了,变得有点幼稚。他摸摸鼻子,心想也没什么,偶尔还能自娱自乐一下。
    正当贺汀在脑补今天晚上将会发生的事情时,没注意到胡箫小跑过来,扑倒沙发上搂住了贺汀。
    贺汀一不留神没支柱,顺势倒在了沙发上。
    现在就是胡箫整个人都趴在了贺汀身上。
    天还没黑呢,这么着急投怀送抱?
    贺汀抬手揉揉胡箫泛红的耳朵,发现他还是这么不经撩拨。
    喜欢。胡箫把脸埋在贺汀胸口,声音闷闷的。
    喜欢电脑,更喜欢你。
    明明胡箫的说话声音很轻,贺汀却觉得自己的心随着胡箫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发生了巨大的震颤,发出隆隆的声音,而后心跳加速。
    身下也很快起了反应。
    贺汀都不知道两个人到底是谁更经不起撩拨一点。
    蓄势待发的贺汀自然没放过这次机会拉着胡箫在沙发上贡献出了两人同居后的第一次。因为沙发太窄,胡箫怕掉下去,就一直搂着贺汀的脖子,叫声也放不开,跟小猫找奶吃的声音差不多。不过胡箫没吃到奶,倒是贺汀含吮着胡箫粉嫩的肉粒,让胡箫忍不住射了出来。
    胡箫胳膊搭在眼上,任由贺汀帮他清理身体。
    还好吗,没有哪里不舒服吧。
    胡箫有气无力地嗯了一声。
    下次换个地方
    嗯
    把家里都解锁一遍。
    嗯嗯?胡箫的手推了推他,不过手上也没什么劲,你怎么这么烦?
    贺汀拽住他的手腕亲了亲:怎么同居第一天就嫌我烦,我好伤心。
    胡箫想坐起来,不过使不上力,便勾勾手让贺汀凑过来。
    啵。胡箫亲了贺汀一口,没有真的烦你。
    下次还是在床上吧,好累。
    贺汀无奈笑了笑,整个过程胡箫就像个树懒似的挂在贺汀身上,也不知道是谁更累一点。
    晚上胡箫支不住,就先睡了过去。贺汀洗完澡,躺下后把胡箫搂到自己怀里,胡箫动了动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又睡过去了,贺汀掖好被子才抱着他安心地睡去。
    两个人的同居生活出乎意料地和谐,他们很快都适应了对方的生活习惯并且从中找到了平衡点。胡箫终于也不再过度担心两人之间会产生摩擦,但是在那不久之后,两人经历了恋爱后的第一次吵架。
    胡箫差点以为贺汀不想要他了。
    第三十二章
    胡箫出去跑了两天签售,没过多久劳务费就打来了。他看着自己卡中的余额,又看看身旁闭目养神的贺汀。他晃了晃贺汀的胳膊,贺汀就下意识地把他圈在怀里,问他怎么了。
    胡箫把自己的余额给贺汀看了看:我掏钱还一些房贷吧。
    没事,我现在也没有很大的经济压力,还能负担。贺汀不在意地回答,嘴唇贴在胡箫的指节上。
    你一个人还?
    贺汀点点头。
    那我白吃白住?胡箫语气平淡,贺汀没有听出他在生气。
    你哪有白吃白住?
    如果贺汀是指那些与房贷相比微不足道的日常开销的话。
    我是认真的,我没那么多钱,但帮你还一部分也还是可以的,剩下的钱也够我日常开销。胡箫从贺汀怀抱中挣脱,和他面对面坐着。
    我知道,我们箫箫特别棒,能挣好多好多钱。贺汀想去牵他的手,却被胡箫躲开了。
    但你还是不让我帮你。
    贺汀叹了口气:箫箫,如果你要帮我,在还清贷款之前房产证上都没有办法添加你的名字。但还完贷款还要很多年。
    没关系,我不在乎。什么时候加名字,有没有名字,我都无所谓。我只是想帮你。
    你太单纯了,出门很容易被骗的。贺汀无奈,揉了揉肉胡箫的头发。
    我没有。胡箫低下头,因为是你我才要帮的,别人我都不理。
    好,我们箫箫对我最好了。贺汀以为两人拌嘴结束了,把胡箫又揽到怀里,那你把钱打给我,然后我给你打张欠条,等工作日我去办。
    欠条?要欠条做什么?
    贺汀难得的沉默了一下,继而开口:要是我们以后分开了,你收着欠条不会吃亏。
    贺汀说话时胸腔的震动通过紧密贴合传到胡箫身上,贺汀的一字一句就像一击重拳打在胡箫心上,几乎要把心脏挤出水。
    那一瞬的安静显得格外沉重。
    所以,你觉得我们以后会分开,你还会赖账,欠钱不还?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但你这么想过。胡箫抬起眼看着贺汀,眼尾泛红,我想像的未来不是这样的,我认识的贺汀也不是那种人。
    毫无恋爱经验的胡箫对爱情近乎偏执,从一开始他就一边贪恋着贺汀的温柔,想象着两人的以后,一边将自己龟缩在角落中等待着贺汀的离开。但贺汀对他的种种无疑加强了胡箫对两人相伴走完余生的信心,但今天贺汀问他,如果我们以后分开呢?
    从贺汀接他回家后他就彻底没有分开的想法了,但贺汀好像还在想。
    箫箫,别哭了。贺汀用纸巾擦掉了他滚落的泪珠。
    怪不得眼前一片模糊,胡箫心想,怎么又哭了,好烦。
    我要自己待一会,过会回来找你。他起身走了两步却又站住,你不要来安慰我,不然我会忍不住哭的。
    一道卧室门再次将两个人隔开。
    贺汀无力地靠在沙发上,表面看起来仍旧平静,但又深又长的叹息暴露了他内心的焦躁不安。一次简单的对话最后竟然走到了这步田地。
    他的本意只是不想让胡箫吃亏,他发誓,但胡箫并不领他的情,而且敏感的性格更让他对此产生了恐惧与厌恶。应该注意沟通方式的,他想。之前说过要把胡箫牢牢地拴在身边,但事实上,如果胡箫执意要离开,他还是会放手,尊重胡箫的意见,尽管他会心痛。
    他不想强迫胡箫,所以给他留了退路,没想到却差点断了自己以后的路。
    贺汀用力搓了搓脸,而后听见门锁啪嗒一声。
    胡箫出来了。
    箫箫。贺汀抱着他,发觉他眼角的粉红并没有加深。
    看来没哭。
    不仅没哭,还异常冷静。
    贺汀,你是不相信我,觉得和我在一起没有安全感,还是不相信你自己是个正人君子,或者你觉得我们这段感情维持不了太久。
    不是
    我想原因应该在我吧,毕竟你那么好。而我,这样我们俩好像还挺不被看好的。
    贺汀刚想安慰一下胡箫,没想到胡箫没给他说话的机会。
    但是,我真的有努力在变好,不过可能不是很明显你没有看到。还房贷这件事不是我今天心血来潮,我想了很久了。我知道那些名分什么的现在社会不允许,我也拿不到,我不是傻,也不是单纯,我是真的不在乎。
    我的未来一直有你,甚至我还畅想了一下我们俩将来在养老院的生活。
    胡箫被自己的发言逗笑了,红着一张脸不敢看贺汀。
    他坐在卧室里不再是一味地哭泣,而是寻找解决办法,他不停的思考应该怎样让贺汀了解他的心,尽管他在这番表白心意后仍旧感到羞耻。
    而贺汀的内心只剩一片柔软。胡箫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努力成长,一转眼已经不再是个处处都需要贺汀保护的小朋友了。他有些失落,但更多的是惊喜和欣慰。
    他轻轻地吻着胡箫的额头:我们箫箫长大了。
    随后贺汀也说明了自己的原意,以及和胡箫保证以后不会再提到两人会分开的事情了。
    贺汀和胡箫是要永远在一起的。
    这件事最终以胡箫还了部分房贷,而贺汀则把工资卡上交给胡箫为最终结果。
    真的要我管啊。胡箫拿着卡,还不太适应新身份,这样你花钱不会很麻烦吗?
    所以你要每月给我零花钱啊。贺汀从背后抱着胡箫,下巴抵在胡箫肩上,贪婪地嗅着胡箫发间的香气。
    那还不如你自己拿着花呢,我知道你有分寸,又不败家。
    恋耽美

-九泽天(17)

- 御宅文 https://www.yuzha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