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泽天(21)

蜂蜜百香果 作者:作者:九泽天

-九泽天(21)

      贺汀的工作很快结束,而胡箫的学业还在继续。于是贺汀将更多的时间投入于自己工作室的规划与创建。胡箫觉得他比以前更忙碌了,因为国内外的时差,他很多次发现贺汀在凌晨两三点的时候还在与国内沟通各种事宜,胡箫在旁边看着,却无能为力。但是当工作室的资金出现问题时,胡箫再一次毫不犹豫地掏出了自己的积蓄。
    这里面的钱都是我们那本漫画的所有创收,本来就是我们两个人的共同财产。
    这次贺汀没再说出打欠条的胡话,只是将胡箫抱在怀里接吻。
    关于工作室
    胡箫一毕业,两人就以最快的速度回国,继续工作室的创建。胡箫这边推掉了大部分约稿和商务合作,将自己的工作量降到最低,而是把更多的时间放到辅助贺汀的工作上。贺汀多少有些过意不去,他知道胡箫真的很喜欢画画,尤其是从国外学成归来后画画兴趣更浓。
    可是开工作室是你的梦想啊,反正我的梦想已经实现了,所以现在我要竭尽全力地帮你!
    贺汀揉揉他柔软的头发:你好像从来没和我说过你的梦想是什么。
    哎呀,也没什么。胡箫拍掉了那只揉乱他头发的手,然后握在手心里,就是想靠自己能够独立生活,最好还能再过的好一点,这些都实现了。而且老天还送了一份大礼给我。
    说完,胡箫看着贺汀,贺汀明白他的意思,会心一笑。
    最后工作室如期顺利开张,之前不少跟着贺汀工作过的人听说这个消息都纷纷跟着他搞创业,胡箫将这一现象归功于贺汀本人的人格魅力和工作能力。他的手下有熟悉商务对接的上游工作,也有擅长策划和活动执行的下游工作,所以一切都显得十分顺利。工作室承接的第一场展览是胡箫的绘画展,不只是他作为漫画家所绘制的漫画,还有之前未公开的其他作品,素描、水彩、油画贺汀大方承认这是他的私心,也是他送给胡箫三十二岁的生日礼物。
    工作室的第二场展览也是带有私心的,不过这次展览的主角是张南的恋人。前几年张南和一位小有名气的美籍华裔摄影师陷入爱河,之后去美国领了一份在国内并不承认的结婚证然后在国内定居下来。这次创业,张南也算得上创始人之一,跟着贺汀在前期做了不少准备工作,这场展览也是贺汀在对张南表达感恩。
    虽然这两场展览的收入并不算高,但也让工作室在业内打响了名号。越来越多的合作找上门,工作室的发展蒸蒸日上。
    关于猫
    两人在车库里捡了只流浪猫。刚带回家时身上沾满了泥和灰,没想到洗干净后竟然是只小白猫。胡箫抱在怀里爱不释手,然后给它起了个让贺汀很无语的名字。
    叫你咪咪好不好?
    贺汀在这件事上没有反对权。
    由于胡箫在家工作,所以陪伴咪咪的时间更多,咪咪也和他更亲近些。所以尽管贺汀也会和咪咪玩,但在咪咪的心中贺汀还是要排在第二位的。
    一日胡箫在客厅专心致志地看着自己漫画改编的动画,咪咪懒在窝里晒太阳。贺汀在厨房里喊了声宝宝,紧接着得到了两个回应。
    叫我干嘛呀。
    喵~
    咪咪以最快的速度从窝里弹起,蹿到厨房左蹦右跳后坐上了流理台。
    胡箫紧跟着也去到厨房,不明就里地看着一人一猫。
    你不是在叫我?它怎么跑那么快。
    贺汀装作很惊讶的样子:我平常都叫你宝贝的,宝宝是我给猫起的名字。
    凭什么呀!都说好了叫咪咪的,你也同意了。
    胡箫不服输,叫了一声咪咪,小猫马上把视线从贺汀挪到胡箫身上。
    宝宝。
    咪咪!
    宝宝。
    咪咪!
    小猫的头摇得像个拨浪鼓,脖子都要扭断了,最后对两个幼稚鬼失去了兴趣,跳下了流理台。
    不可以,你只能叫我宝宝。胡箫觉得委屈,露出一副奶凶奶凶的模样威胁贺汀。
    你吃醋了?猫的醋你也吃?贺汀笑着逗他。
    就吃就吃!反正就是不准叫!
    贺汀揽过胡箫的腰亲了他一口:那一会给你做糖醋鱼吃,宝宝。
    胡箫傲娇地哼了一声,也伸手抱住了贺汀。
    忽然他发现贺汀的背后有一盒刚打开的鱼罐头,然后他低头看到仍然赖在厨房不肯走的咪咪,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你又和我开玩笑!胡箫生气,在贺汀胸口乱蹭,感受到了贺汀大笑时胸腔传来的震颤。
    大家一起吃鱼,就是你的鱼酸了点。
    我的宝宝。
    第四十一章 六一番外
    胡箫的新漫画签给了一款漫画APP,由于近几年胡箫名气大涨,这个公司为表重视,就给他分配了一位有多年经验的女编辑。经验丰富是好事,胡箫在她的帮助下很快熟悉了这款APP,并且学习到了一些涨粉的小技巧。但也是因为这位编辑职级高,在和胡箫沟通的过程中总是命令式的语句居多,这让胡箫有点不舒服,感觉像给自己找了个boss,每次交流就是好的,马上改,好的,马上交诸如此类的。但胡箫想想每个人交流方式不同,他也不能因为这样就和对方发脾气吧,毕竟都是工作上的交流,双方也都没做错什么。
    只是这天,胡箫的新稿子卡着点交了上去,没一会儿编辑就打过来了电话。
    胡箫拖延症难改,为了这次赶稿,先是熬了夜,又起了大早,觉没好好睡,饭没好好吃,又耗费了那么多脑细胞,正是又饿又困心情烦躁的时候,编辑在电话中的一通反问愣是给胡箫吼清醒了。
    剧情这么跳用户看得懂吗?细节呢细节!
    我之前教你的你是不是都忘了?
    交这稿子你觉得你下一期的浏览量有多少?想过吗?
    和我说说你是怎么想的?别到回来这版发出去浪费你的时间,浪费我的时间还浪费读者的时间!
    一开始胡箫还强撑着精神回答了编辑提出来的问题,可每当他答完一个,对方都会急迫地提出下一个问题,最后绕来绕去都是在同一个问题上止步不前,胡箫才回过神发现编辑并不是想听他解释,而是想听他说一句:您觉得应该怎么改?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对面的声音又变得平缓,胡箫听完了对方的想法,皱了皱眉,并不认同。他的计划是在剧情跨度大的这章勾起读者的好奇心,跟着剧情线索推理引发大家的猜测,然后在下一章通过主人公的回忆和旁观者的视角解释这一事情始末,使得有些离奇的剧情走向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并不是他突发奇想,在上次交稿时胡箫已经和编辑提前交代了,但当他回忆起上次交流的过程时才发现那时候编辑就不太同意他这个想法。
    所以今天应该是故意为难他的。
    编辑从创作理念扯到读者感受,最后还提到了他们签署的合作协议,大有胡箫不改稿她不罢休的意味。
    胡箫身心俱疲,不愿再与对方拉扯,只好应下修改。可按照编辑的意思,他这几天的心血几乎全部作废,要重新再画一版。巨大的工作量,紧迫的时间,让胡箫深感烦躁,心里憋着一股气,拿起画笔却不知该从何下手。
    是不是还没吃饭?一起来做饭吧。贺汀刚起床,从胡箫背后揽住他,亲了亲他的脸颊。
    胡箫摩挲着他的手腕,兴致不是很高:稿子还有地方要改。
    没事,我来做就行,你先忙。贺汀不在意地拍拍他的肩。
    辛苦啦。胡箫转过头亲了亲贺汀的下巴。
    得到胡箫亲吻的贺汀动力满满地做了一顿丰盛的早午餐,可是吃饭期间胡箫始终愁眉不展,连带着胃口也不是很好,辜负了贺汀的成果。
    怎么了?贺汀坐到他身边。
    没什么。胡箫下意识摇头,但想了想还是和贺汀说了句,就是稿子上的事。
    胡箫工作上的事贺汀不太了解,也就没过多插手,只是他看着胡箫坐在书桌前唉声叹气了半上午,中午好说歹说把胡箫哄上床午休补补觉。
    结果胡箫做梦了,梦里又和编辑大吵八百回合,气得他都想动手,正要上前就被贺汀晃醒了。
    醒来时胡箫还没有完全从梦里出来,还是一副生气的表情看着身边的贺汀。贺汀觉得无奈又好笑,轻轻揉着胡箫的眉心,问他做了什么梦。
    声音大得不能行,给我吓醒了,刚要看看你就一胳膊抡过来,差点毁容。
    胡箫被贺汀夸大的描述羞得不能行,红着脸窝在被子里,但仔细想想又觉得自己实在委屈,于是眼眶也红了起来。
    诶你这是怎么了?许久不见胡箫掉眼泪了,他一这样,又把贺汀急得不行。
    胡箫吸吸鼻子,忍着眼泪把事情讲了一遍,贺汀越听下去,脸上的表情越严肃。
    她不能这样控制你的创作,本质上这是你的作品,而且我觉得你的想法没错。
    得到贺汀支持的胡箫有了点自信,但转念一想:但她做这一行好几年了,应该比我有经验吧
    论经验她工作的年限有你画漫画时间长吗?你已经成功了,又不是新手,为什么连这种事都要她来做主?我觉得你得再和她沟通一下。
    胡箫觉得贺汀说得很对,但一听到还要再和编辑沟通,他就有点退缩了。人际交往什么的,他实在是不擅长也不喜欢啊。
    那我来帮你和她沟通。贺汀伸手要来胡箫的手机。
    贺汀按照条理打下一大段字发了过去,刚好编辑也在线,两人就你来我往交流起来。胡箫就坐在一旁看他们两个友好聊天,也惊讶于贺汀只是听了一遍自己的想法就完全明白了他的意图,在核心问题上据理力争。
    对方觉得打字交流太慢,想要电话沟通,胡箫紧张了一下,但贺汀直接回了她不方便,就继续敲字回复。但争到最后问题也没能得到解决,贺汀打算找上一级负责人要求更换编辑。
    啊?这样可以吗?胡箫觉得不一定能成功。
    又不是你求着他们签下你的,合同下双方平等交换,他们让你觉得不舒服了你就该合理提出诉求。贺汀亲了亲他,没事,我帮你搞定。
    胡箫放心地靠在贺汀肩上发了会儿呆,等他神游结束,发现贺汀已经帮他沟通好了,不仅换了一位编辑,这版稿子的审核也通过了,没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到时间直接发送就可以。
    贺汀,你太厉害了!胡箫的心情终于多云转阴,他激动地搂住贺汀的脖子,说自己现在能再吃三碗饭。
    贺汀把手机放在一旁顺势搂住胡箫,两人接了一个长长的吻。
    一吻结束,胡箫靠在贺汀胸口平复呼吸。
    你总是能帮我解决很多问题,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贺汀的回应就是紧紧搂住胡箫。
    我都三十五岁了,却还总是要你帮我,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三十五怎么了,再说你才没有给我添麻烦。
    早就是能抗事儿的年纪了,我不想做你的负累。
    你不是我的负累。贺汀看着胡箫的双眼。
    我们一起还了房贷,换了新车,工作室你也帮了很多忙,怎么就不抗事儿了。
    贺汀学着胡箫的语气逗他开心。
    我只是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帮了帮你,多做了一点,平日里你也是这样做的啊,咱们这是合理高效做事。
    是吗?胡箫抿抿嘴,还是不太自信。
    当然是的。贺汀语气非常肯定。
    再说贺汀顿了下,将胡箫抱得更紧,这个家如果没有你,我如果没有你,都不知道该怎么生活下去了。你不是负累也不是麻烦,你是我前进的动力。
    胡箫心头暖暖的,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虽然说当年激情不再,但越发离不开对方了,像是融为一体,再难分开。
    胡箫觉得腿上一重,低头看了看,随即笑了。
    是的,一家三口,不能忘了咪咪。
    恋耽美

-九泽天(21)

- 御宅文 https://www.yuzha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