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页

心弦之间 作者:林与珊

第38页

      “金钱、名声、工作、头衔,这些都不应该变为将人划分成三六九等的标准,也不应该影响我们看人看事的眼光。”
    “一个人是否优秀,自身的品质与修养如何,只有通过相处才能定论。”
    “楚嘉禾,我是个极其普通的人。”魏司哲道,“我和你身处在相同的世界里,只要你愿意伸手,就能碰到我。”
    食指点着楚嘉禾心口,魏司哲温声说:“我要的,是你的内心也可以像你表现出来的一样,能够真正地感受到,我渴望带给你的是最安稳的生活。”
    “我希望你能用看待自己的眼光来看待我。”手指上移,继而弯曲划了下楚嘉禾的鼻尖,魏司哲道,“同时我也希望,从今往后,我和你之间永远是平等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阅读。
    第30章 心弦30
    平等的心态, 无论放在任何一种关系中,都能长久地维持双方的情感。
    楚嘉禾曾经预想的是,等他与魏司哲确定关系之后, 要用更多的付出来寻求心理上的平衡,尽力消除客观条件所带来的悬殊, 好让魏司哲在朋友们面前提起他时,记住的都是他的优点和长处。
    楚嘉禾实在没料到, 魏司哲竟能看透他的想法,“要求”他在确定关系之前先调整好心态, 扔掉一些“固执己见”,以最自然的状态接受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
    “我这人有很多缺点,我会慢慢改正。”魏司哲最后对楚嘉禾讲的是, “但愿在我们相处的过程中, 能让你觉得, 我还是配得上你的。”
    回程的路楚嘉禾走得心不在焉,甚至连风声都听不到, 心思全在魏司哲身上。抬头凝视晃动的树枝, 霞光在叶片间粼闪, 楚嘉禾忽然有些等不及了——他喜欢魏司哲,情难自控的那种喜欢。
    上了车,魏司哲说有点馋楚嘉禾做的饭了, 于是两人默契地决定,在楚嘉禾家解决晚饭。返程的道路拥堵, 前方横着一辆爆胎的货车, 十字路口来往的车辆混成了一锅粥, 魏司哲左臂肘搭着窗沿, 支着额角时不时瞄一眼楚嘉禾。
    楚嘉禾的余光始终圈着魏司哲, 对方的一举一动全都被他划进自己的视线中。他笑着问:“你总看我干吗?”
    魏司哲从烟包中呷一根烟,思忖几秒,又拿掉了,这个动作足以暴/露出他的焦虑和局促:“我今天其实是有准备才艺表演的。”
    “什……”楚嘉禾磕巴道,“什么?”
    “才艺表演。”魏司哲说完自己先笑了,“可是我太紧龉媳张了,所以原本计划好的演出被我逃掉了。”
    楚嘉禾惊讶地张着嘴巴,仍未回神:“……什么?”
    “本来我是想带你走地下通道返回咱们停车的地方的。”魏司哲叹了口气,“前两天路过这片儿,看见通道里有几名卖艺的歌手,我跟他们敲定好演唱的歌曲,交了钱请他们为我伴奏,打算唱首歌给你听。”
    这是魏司哲能做出来的事?!楚嘉禾将面前西装革履的男人彻头彻尾打量一遍……难以置信。
    楚嘉禾问:“那你为什么改主意了?”
    “原因我交代了。”魏司哲抬起刹车,五分钟过去,保时捷只堪堪挪动了一米,“我太紧张了。”
    楚嘉禾不信:“你还有紧张的时候?”
    “大二文化节,我是登过台唱过歌的,印象里我挺放松的,可能是因为这次面对的人不同吧。”魏司哲口吻随意道,“全校师生,不敌一个楚嘉禾,也难怪我会怯场。”
    楚嘉禾盯着人没忍住笑。
    “手机里下载了伴奏,只要有空我就会练习。”魏司哲边说边连接上蓝牙,打开app点击播放,“刚刚思来想去,总不能白练啊,所以管他是五音不全还是找不着调,我都决定对你真实到底了。”
    楚嘉禾笑得靠住了椅背。
    但当音乐一响,柔和的旋律融入车内温暖的氛围中,楚嘉禾倏然止住笑声,紧接着,指缝间酥麻犯痒,魏司哲伸过来的手牢牢地与他十指相扣。
    “Sun in my eyes,navy blue skies,you are the reason I can survive.”
    知道魏司哲是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的,却是第一次听他念英文,楚嘉禾的目光落在他的嘴唇上,魏司哲唱歌时的嗓音压得比较低,深沉的声线里揉着淡淡的沙哑。
    “We'll turn off the phones to just be alone,we'll draw the curtains and never leave home.”
    “This is how you fall in love.”
    透过风挡放眼望去,保时捷四周被大大小小的轿车围堵,阻断了两个人前行的道路。封闭的车室包裹着独属于他们的浪漫,魏司哲为楚嘉禾构建温馨的空间,用情至深地表达对他的爱意。
    “Let go and I'll hold you up,so pull me tight and close your eyes.”
    “Oh,my love,side to side.”
    -你便是这样沉沦爱河的
    -我挚爱之人,就这样轻摇慢摆吧
    楚嘉禾低头看着魏司哲的手,轻轻将右手覆上他手背。一个人的生活是悠闲自由的,楚嘉禾直到今天才明白,原来两个人在一起,也可以继续做自己,保留住心中的这份自由。
    这是魏司哲教会他的。
    第三次迈进楚嘉禾的家,魏司哲不再需要他的照顾,径自换好拖鞋往沙发上一坐,舒坦地伸着懒腰。他这一天从早忙到晚,车没少开,路没少走,眼下整个人显得困倦又疲惫,却心满意足。
    --

第38页

- 御宅文 https://www.yuzha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