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存在过去

梦里的她 作者:被逼着当酸民

#107 存在过去

      那个人一早睡醒,看着人往家里塞,有食物是很好「她不愿意。」
    林宗翰这才看到学妹的表情「就是这一点问题更大,她自己招来不自觉。」洗好澡将保鲜盒做微波,「她一个人又怕间言间语更不敢来。」
    「那个坠子可以挡挡。」算了有食物就不去多说什么「医生认为的标准是多标准?」坐下来一起吃早餐。
    「学长,我记得你吃过早餐了。」保鲜盒里的控肉加上白饭好香。
    「我去拿点心。」林宗翰听得手机讯息,转身离开没有锁门,回来开心的拿着手作布丁和马卡龙「要嘛?太甜就带去诊所放。」
    「所以他是这样被吓跑,不回来吗?」那个人有时被这里的热情打败。
    「差不多。」林宗翰知道在说阿毅「生活作息要正常,食物会一直送上来,不健身会肥,毕竟阿毅学长出生到长大都是在这里,餵养他一样。」
    比着大小将整个大布丁切块「这样吧,我吃不了这么多。」那个人一早吃得面有难色。
    「饮食控制?」宗翰能了解健身的痛苦,对方也只是点头「学妹,吃完才能走。」
    一大块控肉加上白饭吃得太好了,连忙清盘加上布丁扫进胃里,那个人看着「他们在做什么知道吗?」
    「在找早期被召唤恶灵没有请回去,不知道被谁供养或是留在哪里?」林宗翰眼神看着水晶球,陈子烈说过「阿毅学长好像用血和对方交易,请对方离开。」
    那个人听得沉默下来,拿着水晶球过来「觉得有什么吗?」
    一个点头一个摇头,谁说谎。
    「谢谢他送的乔迁之喜。」那个人看到书桌旁的鸟窝,里面残留下来的羽毛他收集下来。「把握和他的时间,他毕竟是半死之人时间对他不友善。」
    林宗翰沉默下来想起昨晚的事「大概知道。」
    「吃饱来处理,你被猫灵跟好久了。」那个人直接破题对学妹说。
    学妹沉默地手握着坠子,那个人看着说出口「和坠子没有关係是你自己招来祂,祂呼朋引伴过来找你。」
    「我不要。」
    林宗翰打电话找辜成禹过来「学长来吃早餐,老地方。」跟附近邻居通风报信学长要过来。
    辜成禹从踏进大楼开始一层层去收保鲜盒,宗翰抓准时间开门「大丰收。」两人拿着便条习惯做好记号,洗手坐下来打开直接吃。林宗翰在吃第三轮真得需要能量。
    「怎么加强?」那个人看着辜成禹的变化。
    「拜关公。」辜成禹没有觉得被冒犯「要我走走的话,祂们要躲起来。」指着书房位置。
    「我不要。」学妹看着辜学长喵喵叫说不要。
    林宗翰将医院的事跟辜成禹报告「她自己招来也喜欢就是会被捉弄。」
    「我们抓得那隻给她暂放,就知道人鬼殊途。」辜成禹指着那个人手上的水晶球「被咬被抓,放在关公面前拜还没有在他手里安定。」
    「弃养,召唤祂贪念越来越大,最后弃养祂。」那个人拉开袖子他的手臂上有淡淡的自残痕跡「供养到最后就是这样。」
    辜成禹从环保袋里拿出试用品「给同班,这个试用看看。」拿一罐给那个人用。「阿毅的更深。」
    「欧。」林宗翰听懂了「你们在找是原本小小的变成恶灵不好请走?」
    「对,还是好几届的学长干的好事。」辜成禹吃完一组了「布丁不吃,我吃了。」
    「这隻为什么用抓得?」那个人好奇,将水晶球给女生碰一下,就手麻一直在甩手。「想养也行,不能弃养。」
    「阿毅说有段时间被当作容器,是另一个朋友帮他驱赶,只是年轻能力不到翻翻覆覆。」辜成禹这件事就明说「他一直强调手上的自残痕跡不是他割,是醒来就有蛮严重状态。」
    「我没那个能力处理。」那个人听得自知极限。双手摸着水晶球感应。
    「让我试试。」辜成禹洗手用纸巾擦乾。
    「祂会怕你。」那个人摇头「你得到祝福。」将水晶收回房间里。
    「体质啊!」辜成禹叹气「阳气重,鬼碰到就散,好不容易有不会散,现在也怕我,小猫咪出来皮才不会痛。」
    猫咪嘶吼的声音一直叫着,林宗翰和学妹到处在找声音,辜成禹手像是在抓什么,那个人无奈「不要这么粗暴。」
    辜成禹在林宗翰和学妹身上拍拍灰尘「乖乖去找他。」
    装饰偶开始摇摆,辜成禹视而不见「任务完成了,可以去诊所开业。」
    「喜欢鬼却不能碰的类型。」那个人发现他故意不说他的名字。「他向你们说明准备道别吗?」
    「不一样,他会长命百岁看着我们老去离开。」辜成禹这点回答「天下奇事何其多。」站在水槽洗着保鲜盒。其他放进环保袋去诊所吃。
    「他犯得罪很重。」那个人拿着马卡龙咬着吃下去。「会胖,这个可恶之地。」想吃要减肥不能吃。
    「分一些给学妹,要拿什么?」林宗翰问着沉默的学妹。她的眼神一直看着装饰偶。
    「要怎么养?」一项喵喵叫的人提出勇气问出口。
    「做善事回报祂,你做善事是为祂积德。」那个人解说后看着辜成禹「弃养的罪很重。」
    「怎么养?」这次问得更大声。
    「刚才要帮你处理拒绝,现在又反悔,真难沟通。」那个人看着三人的关係「医生?」
    三人的表情很微妙「看不出来吗?」林宗翰介绍关係「目前在前面医美驻诊。」
    「奸商。」那个人意识到什么了,他被坑了。「那个坠子沟通一下。」
    辜成禹点头向学妹借坠子「跟关公报备,不要伤祂要养不能弃养。」确定学妹的眼神后,握在手里向家里老大说明,掌心发烫视为正常,交换那个人处理。
    那个人抓着项鍊末端,走到装饰偶面前用灵摆的方式问「你来问。」
    学妹怀疑但走向前小声的问,灵摆确实有转动后「跟我回家。」
    那个人让学妹将坠子放在掌心鍊子一端放在装饰偶上,大手压着装饰偶嘴里念着咒语「好了,这是我第一次处理最快,一般要沟通很久,大多会互相起疑。」
    「这样一看就知道差距有多少。」辜成禹点头了解「穿洋装吗?」一袋从脚边出来,带她到隔壁法拍屋去换。
    学妹莫名其妙被推进去,宗翰反应过来「买下来了!」
    「我也需要避难所。」辜成禹相当满意这里的环境「阿毅怕死,我爱死了。」
    辜成禹看着林宗翰的眼神交出钥匙「老规矩,清洁公司来你要去开门。」林宗翰开心的收下钥匙。
    学妹看着是韩系宽松的连身洋装,松口气看着坠子和衣服顏色意外的搭配,这房子好香1闻她身上有种衣服没有晒乾的酸臭味。狠狠将头发全身洗一遍,衣服直接打包丢了。值班习惯带着免洗内衣裤拿来换。
    三人正常到不行下楼梯到警卫台登记出入,学妹被登入进去,往诊所去开业,林宗翰时间到在回来开车载学妹到医院实习及上课。
    「这一袋试用。」林宗翰交出1袋给主任「说是考试,不知道意思。」
    「我会去说,麻烦带过来,给我老婆惊喜。」
    「这一瓶是医院出產的沐浴乳,清洁针对手术室,诊所代卖的商品试用瓶。」林宗翰看着袋子在分给学妹「衣服洗好掛在不通风还是会有味道,这个试试还在开发中。」一罐罐给学弟妹们。
    学妹看着坠子有时会看到猫眼,有时是亮亮星点「加油,做善事。」

#107 存在过去

- 御宅文 https://www.yuzha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