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恶梦现场还原

梦里的她 作者:被逼着当酸民

#109 恶梦现场还原

      杜道毅恶梦一直存在,他知道他要回到动乱时期赎罪,他和朋友一起的时间越来越短了。
    「阿毅,你作恶梦。」辜成禹叫醒杜道毅,事情发生时,他,他会混乱不是没有道理,拿着水杯和拧乾的毛巾。「有什么能让你好过?」
    「时耀娶得女人是谁,我做了对不起时耀的事。」杜道毅心理不好过,真得不好过。
    「阿毅,我们也一样以为是幂亚妮,目前阿祥也很疑惑是发生什么事,系统出问题了吗?」辜成禹轻拍阿毅的背,放着杜妈妈常唱的诗班的歌曲,从那个人那里得知是慰藉灵魂的用意。
    「我爸爸是要跟我说这件事,他说不出口吧!」杜道毅头靠在辜成禹的肩上「我不希望....我不希望是真得...就是......」
    辜成禹听得阿毅内心恐惧他被当作容器时,发生什么事,而他却在父母保护下一路到现在,其他人可能命断在他手下。「你救得人命呢?你从医原因还没有遇到孔灿植,没有遇到梁医生,为什么当医生救人?」
    杜道毅冷静下来再脑袋里思索,辜成禹轻拍他的背「我们是医生,自愿当医生,内心深处有一块地方守住了。」
    阿祥等待杜道毅及辜成禹冷静的出来,一起吃个饭事实要面对「我去调了资料,可能是不经过验尸直接火化家属却没有去认领,没通知还是其他原因不知道,完全游走在灰色地带势力不小。」
    「我是医生。」杜道毅抓着坠子默念着,接过阿祥给的六个人资料及白学长给得孔灿植验尸报告。
    「最大矛盾解开。」阿祥看着杜道毅的脸「多场的召唤,不对应该说是餵养才对,从一开始的小动物到家畜到人。」
    辜成禹看着资料「化成骨看不到放血孔。」还有其他具真得要一组一组找出来吗,辜成禹眼神看着阿毅后说出口「当容器的人是不是本身就是能力者,那个人是后天没有先天的承受力?」
    「是,乩童不是谁能当要承受神明的力量,有一定的修行方式,我的信仰不是。」阿毅看完资料脑袋转换成医生思维下去思考,不要被感情搅乱判断。「时耀提过他修行时,有时要请上身去增加感觉或着说增加意志不被外来者剥夺,时间上不对我们是高中认识,我是更早就学会?」
    「我知道了,撩妹情话默写下来。」阿祥一个弹指解答「从小灌输很重要,你说情话说得太自然。」
    「想哭就在我胸膛哭。」辜成禹拍拍他练成的胸肌,气氛一瞬间扫空,杜道毅心情开心的笑出来。
    杜道毅第一个写下是名字,阿祥和辜成禹这一下看着阿毅冷静下来,和记忆中最美好单纯的快乐交流,写一写有时会想起和爸爸的话笑出来,写出来杜道毅看着「哲学是我的基础。」
    晚上杜道毅为辜成禹和阿祥准备黑色连帽的斗篷「重返我的恶梦点,我希望你们陪着我。」
    杜道毅这次请杨琳留在粉晶里,她在会被发现,他们安静的开车到一个防火巷里,隔壁的夜市热闹的人潮,他们却是在影子里,鍊子掛在中指坠子下坠,开始转动起来。
    阿祥和辜成禹看到的坠子不是顺时鐘或逆时鐘,而是像自动门定轴旋转。
    「怎么还在这里,仪式要开始了。」防火巷的出口走过来三个人,其中一人带着威尼斯的鸟嘴面具,杜道毅收起坠子跟着三人同行成七人行,进入孔家的庭院里。
    辜成禹和阿祥看着不少人一样的装扮,分不清是真实还是电影需要的群演,他们看到孔灿植出现知道这是过去的画面,孔家少主,大家弯身鞠躬。
    「今天为大家介绍我的教官。」孔灿植拉出一个被綑绑眼眼睛跌坐的人「这里我就是法律。」
    孔妈妈一脸惊恐看着儿子及教官,她受不了要脱离这个家庭,教官一直是她的救命绳。
    孔灿植直接对着没有反抗能力的蓝教官用脚猛踢「你让我在管乐社员面前丢脸,很了不起是不是,睡了我母亲就自以为高我一等是不是。」
    鸟嘴的人上前治疗蓝教官,辜成禹和杜道毅及阿祥一看清楚是有医生背景的人,时间对他们无情。
    杜道毅将辜成禹及阿祥带回到防火巷,坠子放在双手掌心呼唤。「时耀。」
    「还回得来。」那个人看着出现的三个影子,第四个帽子。「怎么不说话呢?」
    「去你家,有食物能洗澡。」辜成禹拉着人往外走,阿祥在后面收拾东西,杜道毅转头看着孔家隐藏的旁门,及餐厅后门休息抽烟的厨师。
    「你们这样回去不行。」那个人要他们站好「一身血腥味??。」拿出他的净化道具,要点时间处理。
    那个人察觉什么东西走过去,但他要专心处理眼前的三个人「认识你们真得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阿毅回来了。」其他人看着上前抱抱杜道毅,就是家里的孩子回来一样。「等一下过来拿,有没有吃饱都瘦了。」
    那个人看着现在是深夜一点,吃下去他只会胖。搭电梯直接上去,让他们三人在大厅叙旧。
    辜成禹和阿祥满意地一家家收穫,阿毅则是看着房子感觉不一样「忘了买糖。」
    「我收到了。」那个人回应「你是天生也要有人带,很容易走火入魔。」
    「不少次。」杜道毅将斗篷氊一氊掛在阳台通风「介绍一下,过去现在的能量者,未来他会是我。」
    「这不好过。」那个人清楚感觉到站在杜道毅影子里的人「尤其是得到他家人的谅解。」
    「长命百岁。」杜道毅说到这里,将门打开阿祥和辜成禹用斗篷将食物带回来。两个人合力放在餐桌上,洗好走脸做下来开吃,杜道毅将斗篷用手拍拍后,掛在阳台通风。「借浴室。」这句话好怪。
    「轻便。」那个人能说什么,拿出毛巾和吹风机放着。吃这么不怕胖吗?」深夜两点,热食还不少万恶的宵夜下酒菜,咖喱饭都有。
    「啊,你不能喝,我们喝给你看。」辜成禹开啤酒想到什么,下酒菜真是满桌,刚才看到的画面他们无法抹去,阿毅一定是看到无法接受一直作恶梦,现在换他们作恶梦。
    「学长,我来了,宵夜就是这里最好。」林宗翰按下门铃说话,门直接打开来「多带了啤酒。」
    林宗翰拿出换洗衣物「学弟是跑腿一次就要学会应变。」尤其是免洗内裤,短裤背心衝隔壁拿就好,坐下来吃着居酒屋万恶的炸鸡翅。
    「你先不要动。」那个人无奈的看着又是体质不怕鬼,鬼怕得要死的类型。「这间不准进去。」
    「偶,宗翰和我一样。」辜成禹看得了解「鬼碰到你会消失,实习期间死亡率最低的原因。」
    「学长,你哭过吗?」林宗翰手指要摸着杜道毅的眼睛。
    「停,看看你的手指吃东西还没有擦手。」杜道毅拿出餐巾纸帮宗翰这学弟整理「开了几台?」
    「大腿骨开放性骨折穿刺皮肤,左大腿像是刻意被殴打讨债,脚筋割断做电子手术接回,左腿要復健有难度。」林宗翰拿着鸡翅折断解说「其他医院不敢接,最近发生不少。」
    「我很好奇,怎么买下隔壁,不是被法拍吗?」那个人冲好澡放弃坐下来一起吃饭,喝酒「我能喝只是量有控制。」
    「一次付清的实力。」辜成禹解答事实「跟家里说一声,其他人会避开,完全合法取得。」一口一隻鸡翅消失在他的嘴里。
    「你们回到过去是吗!」
    「不是。」杜道毅摇头,阿祥回应指出「比较像是立体投影机,阿毅有教我们怎么看,刚开始会被吓到不好睡??。」
    「过去事实与认知不合?」那个人看着啤酒食物消耗的速度,他真得饱了。「所以知道第四个人。」
    「知道,他是我们的兄弟,他能回来最好不过。」辜成禹回应这件事「本身是能力者,极端地互补状态。」手上汤汁甩来甩去。
    林宗翰认命拿着纸巾整理桌面及衣服,阿毅学长安静在吃着食物。「学妹,她最近变了。」转开话题时耀学长和幂亚妮一直是他心里的痛。
    「她搬到隔壁住。」辜成禹一句话炸到在场的人「出租房间给她,算室友或者说管理房子的人。」
    「来我家吃是意思,帮你打扫吗?」那个人看着餐桌要在净化一遍。
    「她知道宗翰有时会过去走走,她的房间是套房和一个对外阳台,走进去听到猫叫声不要理会。」辜成禹对着林宗翰说「一直卡带回来隔壁能处理,万事俱备就搬进来住。」
    一片安静后,杜道毅的笑声先发出来,辜成禹看着一脸哪里不对。「这样安排很好。」
    「非常好。」阿祥看着那个人的脸色跟着笑出来「阿毅找到适合的房客。」转成大笑出来。
    这里的隔音太好了。在场的人在这深夜大笑着。书房出现喀拉拉声音传不出来。

#109 恶梦现场还原

- 御宅文 https://www.yuzha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