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共卿欢 作者:露娜猫

分卷阅读8

      共卿欢 作者:露娜猫

    分卷阅读8

    讶地睁大了一双利眸——血红珊瑚箫,金石裂浪曲,原来、原来是她的女儿……

    黑豹一开始还能抵抗,甩着铁鞭般的尾巴,发出低沉的破风声。偶尔还可挣开箫声的控制,狺狺咆哮着朝她扑来,机灵而敏捷——好几次,她都差点被抓到,即使总能巧妙地闪避,但墨黑裙角依旧被利爪撕扯了几许,露出裙下细腻雪白的脚踝。

    但是随着箫声的不断拔高,黑豹的动作越来越迟缓。它又一次扑闪失败,低低地痛吟着蜷缩在地面上。

    像是四肢被什么东西蛮横地拉扯着,她甚至都听见了黑豹骨头关节被撕扯而发出的卡拉卡拉地声响。

    那双漂亮的金眸中浮起泪光,哀鸣的嗷呜声越见细微,只有那无边无际的砭骨的疼痛和一阵强烈过一阵的灼烧感,像是永不停歇。

    她心中突然有些不忍——即使是御兽师,她驯兽御兽时,更多的是按照大荒流传的“心心相印法”,与野兽的魂灵坦然相照,从而慢慢获得信任,引导它们平静下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以绝对的武力压制,强迫他服从。

    其实她对这么漂亮的豹子是很有好感的。它健康的时候啊,肯定美得不得了,乌黑的皮毛油光水滑,金眸满满的都是高傲之色,慵懒又优雅,机灵而敏捷。

    即使心中有些许松动,她吹奏的节奏却不曾停滞延迟半分。十指如飞,似兰花开落,转起承合之间有种说不出的美感。

    这支血红珊瑚箫也大有来头,取东海珊瑚和凶兽脊骨炼化,又封印了一条小龙的魂灵。偶然间被水族螭羽宫所获,数代以来又经过数次净化淬炼,乃是世间一等一的法宝。

    当年水族圣女凝露于东海礁石滩听浪,心中有所得,故作《金石裂浪曲》。音韵极为高昂嘹亮,颇有身临海中汪洋恣肆风浪滔天的境地,自然也极为古怪而难以驾驭。

    传到长生手上时,她独辟蹊径,以珊瑚箫吹奏裂浪曲时,调动自身功力保证胸腔气劲保持稳定,裂浪曲吹奏时再逐步解开封印唤醒小龙魂灵,听她掌控,箫声中便带着龙吟龙啸,故此曲一出,百兽莫不臣服。

    也就因此,她年纪轻轻,就已经驯服了水族境内诸多凶兽,被螭羽宫加封“龙女”之名。

    有点意思,蜷伏在地面上的黑豹勉强睁开眼睛,水光潾潾里,她绝丽雪容也随着摇晃了起来,朦胧了虚幻了看不清了。

    “吼!”又是一阵剧烈的烧疼,从尾椎一路闪电般地劈入天灵盖,后背像是被长刀狠狠地砍了一道子,疼得无法呼吸,眼前昏黑。

    强烈的威压,压制得他无法动弹。源自兽血深处的臣服,力量的绝对悬殊——黑豹痛苦地抽搐着,仰高了脖颈朝天咆哮,全身精健肌肉也不停跳动,像是在极度的痛苦中挣扎,却挣脱不开这个牢笼和桎梏。

    她与那双水润的眸子对上,心中狠狠一震,咬着牙不敢再去看。

    “大不了!大不了报酬就是拿回这只猫猫好了……”心中这般想着,更是爱怜,“……我肯定会好好对它的!”

    “成功了吗?”

    因着她的嘱咐,他们并不敢轻举妄动。只是听着那囚笼中的咆哮声越来越低沉,直到消失不见。

    那穿云破日的高亢曲调,也逐渐缓慢下来,像是汪洋怒涛慢慢平息,浪头越来越平缓,最后只有雪白的细浪打着卷儿,又是风平浪静。

    她胸脯微微起伏,因着方才几乎是调动了所有真气,那芙蓉面更是如同冰雪初凝般的莹白,隐隐透着轻青。黑袍之下的纤细身躯风摆杨柳般,竟是连那枝珊瑚箫也要拿不稳了

    。

    黑豹安静地蛰伏着,众人围上来,只看见兽躯周围泛起一圈水波样的纹路,四处荡漾开去。四肢渐渐前伸,渐渐变化成人形,露出那修长挺拔的精壮身躯。

    遥遥地一声铿鸣,只听一声凌厉的破空之声,一道银白光影飞速掠过。像是什么神兵利器,周围气流都被绞得变形了,发出嗖嗖的响声。众人立刻躲避——白影铿然插入地面,却是谢长平的武器,弯刀断月。感应到了主人的气息,自动飞了过来护法。

    看来谢长平是恢复人形了。

    长生轻轻咳了一声,转过身去——重新化为人形,自然不会穿着什么衣裳了。双颊染上一丝桃花色,慢慢地沁入那雪堆玉砌的莹白肌肤中,被满头乌亮秀发一映衬,袅娜娇艳得令人挪不开眼。

    不过,这家伙的身材倒是很不错,和他的兽型一样矫健俊美。咬了咬唇,趁着旁人不在意,提着裙角便悄悄退开了。

    夜色深浓,城主府内宴客大厅依旧灯火通明,丝竹声声入耳。她作为座上宾,又是成功救治谢长平的功臣,竟是连东海军的将领都前来给她敬酒。

    酒也是好酒,陈酿的白沙城“春丽缪”,浅绿酒浆飘着花果的香气,她忍不住多喝了几杯。

    “龙女救治犬子花了不少心力,老夫实在无以为报。若龙女日后有何需求,老夫自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碧坞城城主谢玉树站起来,先自饮三杯,轻轻敲了敲桌面,“龙女辛苦,且在城中休憩一阵,待老夫安排人带领龙女前去游玩一番。”说罢又是一列侍女捧着盒子走上前来,“还请笑纳。”

    她眨着眼睛,这些珠宝玉石法器都令人动心,但是她心里有更想要的东西。“多谢……”摇了摇头,她目光移到谢玉树面容上,似笑非笑。她分明看见这个俊美的中年雅士瞳孔微微收紧了,“我不要这些。“

    眸光流转凝睇,望向谢长平,语气悠悠,“我想要谢将军兽身的那只黑豹,作为交换,我可以将封印了青麟蛟龙的法器交给谢将军。”

    刚刚恢复,气血尚有些苍白的谢长平闻言,一双冰霜般的晶眸盯向她。而谢玉树,像是松了一口气,又像是怅然若失。

    长生失笑,她并不想和谢玉树相认,只不过要交还故人之物罢了。

    下榻处是府内一栋沉香小楼,安静又清雅,她很是满意。

    夜很深,她还是没有半点睡意。盘膝冥思,却久久不能平心静气,一心想着怎么把那只黑豹拿到手。

    然而很快这个宁静就被打破了。一阵狂肆的啸声划破夜空,瞬间城主府内又变得嘈杂慌乱了起来。

    “糟糕,将军又变回兽身了!快快快,

    分卷阅读8

分卷阅读8

- 御宅文 https://www.yuzha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