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8

共卿欢 作者:露娜猫

分卷阅读48

      共卿欢 作者:露娜猫

    分卷阅读48

    紫红色的岩浆打着旋儿,渐渐在中心形成一个漩涡。他的心突然收紧了,不要命一般继续以意念催生赤炎真气,但是不管容凰如何念动法诀操纵灵珂镜压制,岩浆总是能反弹更迅猛的力道。

    凤凰胆的威力,竟至于此。眼看着岩浆又要爆发喷薄,炎风蒸腾,火龙卷舞,容凰突然闷哼一声,唇角溢出一丝血线。

    “容凰!”“赤霞姐姐!”

    晶莹剔透的凤凰胆在漩涡中心旋转,慢慢融化,于滚滚岩浆中化成莹莹淡紫液体,只刹那间,“轰”地一声,岩浆上仿佛层层巨浪向上翻涌,又蓦地散开,炸的漫天淡紫殷红的明光。

    所有岩浆随着炫目紫光尽数翻飞炸起,如同万千巨龙同时怒舞腾空。到处是高窜的火光红浪,到处是翻飞的滚烫岩浆。山腹中那轰轰地鸣声越来越紧密,越来越急促,如山崩地裂,足以令人肝胆俱寒。

    不够!不够!加上凤桢的助力,灵珂镜还是不足以抵抗凤凰胆的威力。

    他那时候跳下去引灵入体,她没能阻止,只是信任。结果他离开她二十多年。

    刺眼火光中,她回首看他。那张风流俊容此时无比认真,紧紧锁着眉,担心她。

    那时候她为什么能容许他妄为,是信任,是笃定,还是不够爱?柔肠百结,酸涩眼泪止不住地淌出,又迅速地被烈风蒸干。

    “容凰!”他嗓音嘶哑,左臂卷起她娇小身躯拢到怀中,轻轻擦去她唇角血迹。明亮双眸中满满地担忧和心疼,她甚至看见里面泛起的泪光。

    她浑身颤抖,呼吸不畅,心猛地撕裂抽疼。他是为了她流泪吗?为什么醒来的他,战无不胜的他竟然会这样脆弱。他曾经桀骜不驯,恣肆妄为,不曾体会她幽微的少女心事。然而二十多年后,又给她这样强烈的感受,从未体验过的脉脉柔情,竟然比之前的狂情烈爱更触动她心弦。

    “凤桢……”泪水汹涌;心脏似被寸寸绞断,甚至比当年被心锁锁住时候更加疼痛。  刺眼眩目的火光剧烈地闪耀,凤凰胆融了,圣物的惊天威力,他和她加上灵珂镜都无法完全阻止。

    山谷中又一次轰鸣起来,地动山摇,火光冲天,热辣辣的火舌舔舐着她的裙角,肌肤的烧痛比不得心痛。

    她要怎么阻止呢。她等了那么久,他刚回来,带着她少女时候默默期许的温柔呵护……可是,可是啊……

    火山就要爆发,整个凤凰王城即将罹难。

    脑海中一个苍老的声音反复轰鸣,“你和凤桢都是天生火灵,天然的赤炎真气的容器。”

    他们悬浮在烈风之中,乌金长衫和红裙交织飞舞,像是分不开。

    她突然跳出他怀中,松开他的左手,如同流星一般下坠,翩翩飞入那烈火卷舞的世界。

    时间仿似凝固,他脑中闪过无数的念头,昏昏沉沉地分辨不清楚。只觉得指间冷香软玉刹那间脱离,一种无力的怅然贯穿全身。脑中似有怪异轰鸣声响,急促,心神动摇。

    “容凰!”他失声大叫,心中震颤疼痛,奋力伸长了手臂想要抓住她莹白手腕,然而只有空荡荡的炎风,从指缝穿过。

    她像是垂死的赤蝶,堕入红莲业火之中。急速坠落中,那裙摆轻柔地旋舞,她仰起冰容,一双碧眼温柔。那双纤纤柔手收拢成沉睡的莲花,不再等待他的挽起。

    喉中干渴如烧,心肺如堵,他的眼泪终于落下,化成淡淡青烟飞散。

    “赤霞姐姐!”重伤的落霞大喊一声,形如疯魔,叱喝着赤凤急速朝凤桢飞去,手中法宝不断朝他打去。

    “滚开!”他暴怒地吼道,反手一道淡紫光弧飞去,十足十的万钧雷霆之力。落霞避之不及,被光刃当胸贯入,又是一口腥甜哇地喷出。

    “赤霞、赤霞姐姐!”犹自拼命站起,摇摇欲坠地攻击他。凤桢烦闷至极,紫火神兵铿然出鞘,气势如虹,“叫你滚,是听不懂么!”

    再也顾不得身后声响,收起清风诀,整个人似纸鸢挣破丝线,如同容凰一般直直堕入岩浆之中。

    等我啊,容凰。

    紫火神兵,果然霸道刚猛,落霞止不住又呕出一大口黑血,肌肤上伤口仍旧有青紫火焰跳跃,烧灼着她。心脏被抽紧了,看着凤桢义无反顾地随着容凰跳入火山之中,刹那间似神思俱灭。

    泪水一大颗一大颗地滑落,此刻她的心无比空荡,只有无边无际的疼痛蔓延。

    痛哭出声,喊的却依然是容凰的封号,“赤霞姐姐!赤霞姐姐!”

    想起多年前被封为亚圣女的那一天,她跪拜在容凰和凤桢座下。年轻的赤帝英俊风流,穿着乌金长衫懒洋洋地斜躺在王座之上,挑着眉看她。她心急急地跳动着,抑制不住的红晕浮上面庞。

    “陛下。”一个冷冷清清的声音出言提醒他注意姿态,然后无奈地轻叹一声接过仪式的主导权。

    她只觉得那如冰击玉碎的声音似敲打到了她心间。胡思乱想中一道迤逦红裙下摆如浪花映入她眼帘。

    抬起头,娇小丽人正给她戴上亚圣女的金冠,碧眼似春水荡漾。端丽,清雅,风姿卓绝。

    她是圣女,容凰大人。

    然而落霞却极度抗拒容凰的名字,总是叫她赤霞姐姐。究竟是出于什么心思呢。也许,只是因为落霞和赤霞极度相近。

    她的目光开始有意无意地追随容凰。她想,也许她是崇拜圣女大人而已。

    然而直到某天深夜,她前去采集月光草归来,在密林中听见压抑至极的几声叫喊,那一点情绪,再也抑制不住。

    她从来不知道冷若冰霜的容凰居然会发出这么甜蜜的娇吟声,越是压制越是勾人,细细弱弱,听得人面红耳赤。大着胆子看了几眼,容凰衣衫凌乱,玉白娇躯躺在凤桢身下,泛着妖娆桃花色。

    她呼吸急促,匆匆逃开。梦里却是容凰。

    更关注容凰了。容凰总是伴随凤桢身侧,有人劝她,莫要把心思放在陛下身上,讨不到好的。

    她只是冷哼。没人知晓她的心思更好。不过,这也是一个刺激容凰的好办法。

    她觉得自己越来越有病,假意黏着赤帝,看着容

    分卷阅读48

分卷阅读48

- 御宅文 https://www.yuzha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