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9

共卿欢 作者:露娜猫

分卷阅读49

      共卿欢 作者:露娜猫

    分卷阅读49

    凰冰白冷脸,为着她吃味,她心中越是开心,然后又陷入无边空茫。

    “你只不过是空有亚圣名号罢了,孤随时可以把你弄下去,”凤桢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要知道,容凰是孤的。”

    原来陛下都知道啊。也许,那一回是他们情热至极了,一时忘记设下禁制。他怎么会容许容凰的声音发肤被外人窥到。

    往事如泥淖,纠纠缠缠,浮浮沉沉。

    现在连凤桢也跳下去了。她失魂落魄,想着容凰松开手时候那双温柔的眼睛。从来都是这样,没有一点点是分给她的。

    偷盗凤凰胆是挫骨扬灰的下场,她并不是不清楚。

    但是她并不害怕,因为就在刚才,她的世界已经随着容凰堕入岩浆之中,万劫不复。

    他甚至用了电光诀将自己下降的速度加快。

    炎风刺目,眼前只剩下炫目的亮红。他心中却只想着那个娇小羸弱的姑娘,这里这么热,会不会烫伤她雪白肌肤。

    耳边只剩下风声呼啸,那些曾经混乱纷杂的画面声音,随着他的下落仿似自动排序一般,将整个清晰脉络展现在他脑海中。一瞬间的迷茫,闪过她那双碧眼,心间阵阵抽痛。

    像是记起来什么东西,又想赶紧遗忘。

    炽热的岩浆离他越来越近,他心中毫无惧意,只想着快点找到她。

    他曾经是一名军人,应当是最讲究责任。然而此时他忘记了容凰还有离回师父苦口婆心的那些嘱托,那些关于火族的责任和义务。

    往事清晰浮现脑海中。长笑着跳入火山的青年,眉目间张扬恣肆,风灌满他的长衫,遥遥地,朝那坐在火凤身上的姑娘投去一瞥。惊鸿一般,隔着跳跃的火苗和空茫热风。

    究竟哪个才是真实,两道平行的线忽而被绞拧在一处,忽而改变的轨迹,忽而改变的命运。

    那么,若是这里才是真实,他曾经属于的那个世界,那个穿着橄榄绿军装,那个在湾区站岗的技术部预备役中尉,他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轰”一声脆响,他整个人没入滚滚岩浆之中,护体真气自动弹开形成光罩牢牢将他护住。但是因着反撞,产生巨大力道,尽数反弹回到他身上。

    “喝!”他低低地喊出声,眼前昏黑,胸肺如爆。她那张冰雪般的秀容再一次浮现在她面前。她盈盈的泪目,她含情的波痕,她惊喜的凝视,她哀凄的挣扎。所有的所有,在她那一泓碧水中找到了答案。

    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距离,只是为了找到她而已。

    漩涡将他卷入火山腹中深处,热度穿透了他真气光罩,炙热地烧灼着他的肌肤。眼前只有红紫炫光,连记忆中景物都模糊,也许他快要死去了吧,但是他还是想先找到她。

    容凰,等等我。

    心中那些疑惑变得无比晴朗明晰,周围粘稠水流般的岩浆渐渐消退,也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只是犹自滚烫炽热。

    丝丝脉脉的火灵欢快地围上来,沁入他经脉之中。多年前他想尝试的“引灵入体”终于达成。

    他却没能高兴起来。仿佛处于一个空荡石室之中,周身皆是滚烫。狂乱的心绪如无根浮萍茫然地漂浮,容凰呢,容凰在哪里?

    她那双春水般的眼睛给他下了禁制,烙印一样永远在他心上,他的魂灵中留下印记。微微地疼,更多的是烫,一种欢悦的热度,可是她在哪里呢。

    “女孩子,大抵会喜欢最后归心与她的浪子,因你狂肆不羁,最终将心献给她一人而已。”

    他那时候多蠢啊。也许他是要去到异世,在那个截然不同的地方学习如何好好待她,并惩罚自己,令他不得与她相见。待到他终于明晰了悟,才有资格真正拥有她。

    他从未这样清晰地直视着自己的内心。

    “容凰。”他轻声叫道,火灵依旧源源不断地沁入他体内,与他丹田处的赤炎之气交相呼应。

    “容凰,你在哪里?”他一直走着,叫着她的名字。

    一个青紫光球渐渐浮现出来,剪影淡淡,一名红衣女子蜷缩其中,眼睫轻合,似沉睡。

    他欣喜若狂地伸手接住,感受着她重新归入他怀中,温香润玉,泪水又一次滴落到她冰白面颊之上。

    “嗯……”她嘤咛一声,幽幽转醒。

    “你……”她惊讶极了,樱唇颤抖,想要骂他,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你、你怎么……”  脸色蓦地煞白,继而变得酡红一片。全身微微颤抖,眼波温柔,痴痴地望着凤桢,泪水倏然滑过脸颊。

    “别哭,别哭……”他吻去她泪珠,“哭得我心都疼了。”

    这熟悉的口吻,他是想起来了吗?

    挣脱开他,泪水奔涌。他想起来了吗,那么这些时日的柔情蜜意,是否也将烟消云散?

    “容凰!”他扣住她的手腕,强硬地揽住她,吻着她发心,语气疼惜,“我宁愿我什么都没想起来,不想承认我以往是这样的混账,”看着她迷蒙的泪眼,心阵阵地疼,“是我太蠢……容凰,容凰,我、我……”

    什么都不要说了,这时候只需要拥抱就好。娇小身躯被他紧密圈住,心口相对,让对方跳动的心来告诉对方答案。

    “凤桢……”脑中登时如春雷并奏,周身的血液也似乎瞬间凝固,呼吸困难;眼前空茫一片,无法思考。一阵抽搐的疼痛伴随着狂喜袭遍全身。

    真的可以吗,她期待了这么久、这么久……

    他身上很烫,至刚至猛的阳火透过皮肤烧灼到了她身上,忍不住低低吟叫一声。

    “你们都是天生火灵,最佳的器皿。”

    正是因为想起这句话,她才会跳入汹涌滚烫的岩浆中。

    经脉尽数张开,疯狂吸收岩浆中强盛火灵,宛若引河入海,滔滔不绝,几乎要将她经脉冲垮。承受不住这样强大的力道,眼前昏黑酸涩,迷迷蒙蒙地晕过去。

    “容凰?”他突然扣住她凝白手腕,被那带着雷劲的阴火真元弹得指尖发麻,心知她女子躯体,定是吸了过多偏阴性的火灵,导致经脉游走不畅。

    “你、你……”她面颊晕红

    分卷阅读49

分卷阅读49

- 御宅文 https://www.yuzha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