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章节

五年之痒_御书屋 作者:茶茶好萌

分卷阅读8章节

      五年之痒_御书屋 作者:茶茶好萌

    分卷阅读8章节

    身裙子,露出睛致的锁骨,胸前风光无限,白得通透。

    乐余把包放下,来来回回看了她的胸三遍:“是不是大了?”

    潘贝扬眉挺胸:“升了一个罩杯。”接着又讲了一个土方子,说是坚持半个月就能有效果。

    乐余咂舌:“这也行?”

    潘贝嫌弃地看她一眼,“你有男人给你揉,我当然只能靠自己啦。”

    乐余无言以对。

    提到男人,潘贝突然来了兴趣,她手肘撑着桌子凑近乐余,“诶,你和霍询到底要什么时候结婚啊?”

    乐余假笑两声,问她:“你怎么不问什么时候分手?”

    “可拉倒吧,你们怎么可能分手?”

    “怎么不可能?”乐余用勺子搅了搅杯子里的冰块,“我和他之间没有那么容易走到最后的。现在只是在谈恋爱而已,所以一切看着都正正好。但要是牵扯到结婚,那考虑的事情就很多了。”

    家庭、工作、距离......这些都是问题。

    潘贝就看不惯乐余悲观的样子,她心大得很,做事只看活与否。虽然明白乐余的意思,但她也盲目相信霍询的能力。

    冲大学时霍询能追到乐余,也冲两人能在一起五年。

    她肯定道:“要是霍询想娶你,谁也拦不了,到时候你点头就是了。”

    乐余笑了笑,没再接茬,却在心底发问,如果霍询想娶她,为什么都五年过去了,他还不说呢?

    像少女心这玩意儿,早在两年前她就丢掉了。

    *

    乐余第二天回自己的小窝睡了一天,周一上班差点迟到。

    程欢在讲台上领读,乐余一出现在教室后门,教室里稀稀拉拉的读书声顿时变得整整齐齐。

    她却没太注意。

    因为她站的位置有些尴尬,就在陆商的旁边,而陆商正在睡觉。

    偏偏陆商没同桌。乐余没辙,只能亲自用手推他肩膀,说:“陆商,别睡了,起来读书。”

    推了两下陆商才睡眼朦胧地抬起脸来,他扭头见到乐余,先是愣住,再抹了把脸醒神,“老师?”

    乐余下意识站直了身板,满脸严肃:“现在是早读时间。”

    陆商不耐烦地扒拉了一下头发,从桌洞里拿出语文课本,又踢了下前桌的椅子,问道:“第几页?”

    前桌如坐针毡:“1......159页。”

    翻到159页,陆商心不在焉的眯起眼,嘴巴没动,应该是在找哪个位置。

    乐余见他今天还算听话,心下一阵满意——她第一次做这种事,总觉得怪怪的,但做完也终于有了当上班主任的实感。

    感觉还挺好的。

    周一学校的事情很多,乐余忙完已是下午。她扶着脖子活动筋骨,兀地想起程欢的事,刚准备去找人,说曹草曹草到,程欢自己就来了办公室。

    “什么事?”

    程欢看上去急急忙忙的,额头都是汗,她说:“老师,新来的那个转校生逃课了。”

    “......”

    乐余一时语塞,不知道作何回应。

    眼前的学生正在给她打小报告,是她以前最反感的那类人。可今时不同往日,她现在的身份是班主任,最该习惯的的就是这类人的存在。

    程欢没发现乐余表情的变化,继续说:“但是他又回来了,鼻青脸肿的,现在在校医室呢。”

    这说话还真是大喘气。

    学生受伤不是小事,乐余来不及追问,二话不说就走出了办公室。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她头也不回便道:“程欢,你先回教室,上课要紧。”

    程欢登时僵在原地,反应过来时乐余早就消失在了楼道里。

    而乐余遗忘在包里的手机,屏幕亮了好几次,都无人察觉,自然也无人回应。

    八通未接电话,来自霍询。

    ————

    乐余第一次当班主任,挺放不开手脚的,慢慢适应嘛。

    至于丰胸土方,我上回听朋友说过一嘴,她说真有用,但我这是真忘了,所以一笔带过哈哈。

    第九章 大宝

    陆商肩膀猛地一颤,他黑着一张脸回头,无奈额骨给打出个青紫色的肿包,看上去半点威慑力没有,见叫他的人是乐余,气势更是削了大半,脑子里要时一片空白:“…..老师。”

    我看你根本就没把我这个老师放眼里。”

    陆商不说话,乐余抱着手臂,对他上下打量一番。

    撇开他伤痕累累的脸不谈,校桩是里色,看不出什么东西来,手臂有道十厘米左右的红痕,因为皮肤白皙而触目,腕骨处擦破了皮,有血。

    看样子对方是专注打脸不伤身。

    “逃课打架?单枪匹马?陆商,你才转过来,就挺会给我找事的。”

    陆商仍旧保持绒默,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不想让乐余觉得自己幼稚。

    在他眼里,意气用事本来就是幼稚的事情,只是现实逼迫,他不得不去做而已。

    “不肯说是吧?“乐余被气笑,拉了把椅子过来坐下,“你不说,那我就只能找你家长说了。”陆商这才掀了眼皮,说:“他们在国外。”

    乐余一噎,“所以这就是你有恃无恐的理由?“陆商又闭上了嘴巴。

    前面说过,陆商有一双无辜的眼,他不说话的时候,再加上低头这个动作,整个人的无害性能够放大几十倍。

    乐余毫无征兆地心软了。

    一个爹妈不在

    分卷阅读8章节

分卷阅读8章节

- 御宅文 https://www.yuzhaiwen.com